从月薪6万到欠薪数月,区块链从业者都经历了什么?

2019-02-07 19:40:13    来源:区块律动BlockBeats 分享    

币圈已经连稳赚不赔的交易所都开始裁员了。

ShapeShift 交易所的 CEO,Erik Voorhees 上周发了一篇《熬过寒冬》的文章,里面写道 ShapeShift 已经开始裁员了,这一波裁了 37 个人,大约占整个公司的 1/3。

交易所可以说是币圈里最稳的一个部分了,尤其像 ShapeShift 这样拥有大量用户的知名交易所。只要用户在上面交易,交易所要么有手续费的收入,要么有汇率差的收入,所以不论大涨大跌,交易所都是有利可图的。

可是,当交易所都开始裁员的时候,你会发现,币圈真的要变天了。

月薪 6 万挖人

币圈人多起来的时候,要从 2017 年开始。

从 2017 年下半年的比特币价格稳步上涨,开始吸引国内外的目光。在 2017 年 12 月份的时候,随着价格到达顶峰,「比特币」一词的谷歌搜索趋势也达到了最高点。区块链作为比特币背后的技术也开始有了热度。

2018 年春节的「区块链 3 点钟」微信群,让区块链在国内彻底成了风口。资本市场上,迅雷、360、人人公司等有区块链概念的股票开始疯涨。在资本疯狂的同时,热钱也开始蜂拥而至。

据「天眼查」的数据,2018年初的时候,与区块链相关的公司就有几千家,大量的初创公司涌入。这里面,除了研究技术的公司,区块链媒体也开始井喷。

火星财经成立不到一个月,融资 1.5 亿元,巴比特融资 1.3 亿元,深链财经上线一周就融资千万。最疯狂的时候,甚至同一天会有数家媒体融资成功的消息。

就像互联网公司一样,初创公司烧钱就两种方式,招人和做市场。区块链的这些初创公司也不例外。可是,区块链行业招人的薪酬,令人咋舌。

一名传统跑科技行业的记者,薪酬差不多是 8k-15k。区块链媒体开价直接就是两三倍,如果再懂点技术,能写点专业性的东西,月薪可以开到 60k,年薪超过 60 万。

而区块链技术类的招聘也热闹非凡,不仅是初创公司,连传统互联网企业也开始高薪招人。

就算烧钱烧得如此热烈,在 2018年的第一个季度里,区块链行业的从业者就没有缺钱的时候。除了有大把的融资,一些公司很快就开始盈利。

稍微有点社群基础的区块链媒体,据说写一篇软文可以要价要到 10 万元。更有文章爆出,有些区块链媒体一个月收入上千万。

但,这片繁荣昌盛的景象并没有持续多久。

媒体先撑不住了

下半年,行业转冷,媒体先撑不住了。

8 月 21 日晚,「深链财经」、「大炮评级」、「吴解区块链」、「金色财经网」等几个比较有知名度的区块链媒体微信公众号突然被封号,开启了区块链自媒体监管潮。

11 月 12 日晚,又一批区块链自媒体被封号,包括「BABI 财经」、「吴解区块链 pro」、「核财经」等区块链知名大号。以往微信自媒体如果有问题,一般会被要求停更一个月以示警告,可是显然,对区块链媒体的监管要更加严格。

而躲过封号潮的媒体,又有很多因为行业转冷,拿不到投资,自己就撑不住了。据统计,已经有几百家媒体离场,「xx 财经」、「xx 区块链」,一些行业影响力很小的媒体,钱烧完了,最先倒下。

那些还有些钱,还有些社群影响力的头部媒体,开始想办法熬过去,在 2018 年第四季度,「转型」、「裁员」成了区块链媒体的代名词。上个月,杜均在朋友圈发布公告,称金色财经裁员 35%。

图源:三言财经

曾经算头部媒体的核财经在去年年底被爆裁员。而裁员貌似也不足以解决生存问题,核财经在 1 月 7 日又被爆出欠薪,员工 11 月的工资都没发,老板能躲就躲。

核财经曾经号称要做区块链第一的媒体,早在 2014 年就成立了,最壮大的时候有 80 人左右。有自己的 APP 和网站,也办过峰会,请过不少大佬。这已经是区块链媒体里可以表现出的最好的样子,可现在也无济于事。

不仅是国内媒体,去年 12 月 28 日,国外知名媒体平台 Steemit 宣布裁员 70%,其 CEO Ned Scott 在公告里表示,为了活下去,不得不缩减成本。Steemit 是一个圈内知名的去中心化媒体平台,作者可以发文章获得代币奖励,是很多国内平台的原型。就连以太坊创始人 V 神也曾经说过,他只有两个社交媒体账号,一个是 Twitter,一个就是 Steemit,足以说明 Steemit 的知名度。

而媒体的裁员,也仅仅是行业裁员的开始。

最赚钱的机构也开始裁员

区块链毕竟是种技术,研究技术的公司才是区块链行业里最有影响力的部分。可现在,全行业最好的技术公司 ConsenSys 也不得不开源节流。

去年 12 月,拥有 1200 名员工的 ConsenSys 公司发表声明,宣布裁员 13%。而后由于市场继续恶化,裁员被曝达到 60%。

如果单说个人,那 V 神是以太坊的核心,但如果说一家公司,那 ConsenSys 无疑是以太坊的中流砥柱。有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Joe Lubin 做 CEO 的 ConsenSys 一手建立了以太坊的基础设施,打造了以太坊的生态。他们孵化的项目就有 50 多个,对以太坊的生态至关重要。比如,Metamask 这个钱包,几乎是行业必备。而以太坊的发展又带动了其他一些主流公链,比如 EOS波场等。可以说,没有 ConsenSys,区块链技术有可能发展不到现在这个样子。

Joe Lubin 是早期的以太坊用户,在 2017 年以太坊爆发的时候,Joe Lubin 手里的资产据说有 50 亿美元,ConsenSys 就是靠着他手里这 50 亿美元不断发展壮大。可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下,ConsenSys 也不得不降低成本,开始裁员。

除了技术公司,最能吸引用户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也在裁员。

2014 年成立的 ShapeShift 因为不需要身份认证而广受用户的喜爱。《华尔街日报》曾做过一个调查,发现近几年的加密货币被盗事件让 ShapeShift 名声大噪,大部分黑客都是通过 ShapeShift 把钱转移。光《华尔街日报》能查出来的,就有将近 9000 万美元,这仅仅是冰山一角。

而如此有群众基础的交易所,在币圈用户越来越少的情况下,也不得不裁员。

这些成立多年,已经业内知名的公司都要撑不住了,一些刚刚成立的小公司更是惶恐度日。

一家在 2017 年通过以太坊融资了 6200 万美元的初创聊天软件公司 Status 的联合创始人 Jarrad Hope 发布公告,公司不仅裁员 25%,还要减薪。当时融到的以太坊现在已经剩不下多少钱了,再加上公司的法定资产,Status 还能撑 6 个月。

裁员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很多人在区块链成为风口的时候,将区块链与互联网相提并论,认为现在的区块链就和 1995 年的互联网一样,可以改变世界,并将互联网贬为「古典互联网」。区块链技术达到互联网改变世界的程度,还没有定论,但是有一点它们的确很像——区块链和 1995 年的互联网一样,都有泡沫,也都破了。

当行业泡沫破裂的时候,行业里没有人能幸免。2000 年,互联网泡沫破裂的时候,互联网公司也有倒闭潮,连亚马逊的股价都跌了 90%。

这个行业,因比特币而兴起,因比特币价格而爆发,大量的用户都是投机的。基于用户的属性,大量的项目也就都是投机的。但价格是由群体决定的,是一种势。热闹的时候,群体就会蜂拥而至,但稍微有点端倪,群体就没了,势就消失了。

行业没有了用户,那些曾经用比传统公司同种职位要高一两倍的薪水招人的公司,只能有两条路,要么放弃,要么减轻负重。

区块链的泡沫,因为群体效应形成,壮大,同样,现在也因为群体效应破裂了。

牛熊启示录

每日快讯

WechatIMG5576

高端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