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访20个团队,我们挖到了币圈量化交易的这些秘密

2019-02-01 00:42:43    来源:巴比特     作者:邱祥宇

加密货币交易市场进入存量博弈时代,大批散户离场或者躺下装死,交易量萎靡,市场许久掀不起一丝浪花。

金钱永不眠,玩家们希望寻求新的赚钱方式。量化交易在这个冷清的市场上似乎依然焕发着一丝朝气。

有人说,量化市场水很深,市场上处处充满了骗子,皮条客。近日,我们随机采访了近20位声称是从事量化的团队。他们中最早的在2013年就开始进入这个市场厮杀,不过大部分还是从2017年跑步入场,参与那场迷人而又短暂的财富盛宴。

传统金融市场的套利空间变得狭窄,而加密货币市场正像证券市场的早期,处处充满着机会,充满着财富。于是,来自A股或者华尔街归来的精英们纷纷踏上了新的掘金路。

image

掘金新战场,信仰者与趋利者同在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全球加密货币交易市场7*24*365的交易机制,得以让所有人都可以参与这场金钱永不眠的游戏。

这里有从一开始就对比特币充满信仰的原教徒;有眼光敏锐的投机客,哪里赚钱就扑向哪里;也有各路牛鬼蛇神,无所谓信仰,无所谓声誉,做着“一波流”的买卖。

量化交易

Pcoin创始人尹洪亮属于第一类,从2013年就开始在币圈厮杀,期间穿越数字货币大熊市,经历了门头沟被盗,796 交割事故,bitvc 穿仓等币圈的重大黑天鹅事件一直坚守币圈。量化策略也从一开始的简单的跨交易所现货套利(俗称搬砖)到后来的期期、期现、三角、多角等策略。长期的坚守和稳健的业绩得以让Pcoin积累深厚的行业资源,与数字货币行业 Top1-3 的钱包交易所矿池矿机厂商等目前圈内大部分知名头部机构建立了广泛的客户关系。

比起数量稀少的原住民,候鸟与过客群体更为庞大,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在看到2017年数字货币的暴涨后进来的。

CCC创始人刘震和喜鹊金融创始人宋正鑫属于第二类,二人都是在2017年不约而同加入币圈。

刘震是个老金融人了,从1995年就开始在华尔街做对冲基金,2009年加入易方达基金,2014年创办了一家智能投顾公司。宋正鑫2007年加入全球知名投资管理公司贝莱德,2017年加入币圈做数字货币的量化投资。

刘震和宋正鑫的转型不算突兀,至少二人此前都有较长的金融从业经历,且做出了不错的成绩,如刘震在2010年推出中国首支对冲基金,宋正鑫在贝莱德管理理过50亿美金量化基金,取得了5年累计回报率77%的成绩。

此外便是各种来路不明的牛鬼蛇神,PPT成员介绍上展示着背景华丽的华尔街精英,历史业绩栏上摆着无从考证的优美曲线,他们卖力地向每一位可能的客户推销他们产品。殊不知,你看上的是他们给出的高收益,而他们看上的是你的本金。

策略同质化,比拼在细节

从调查结果看,CTA策略与统计套利是量化团队常见的两种策略,后者更为普遍。

CTA 策略,也叫趋势跟踪策略,需要借助先进的时间序列模型和复杂的统计数学方法,如果价格在趋势态就追涨杀跌,在回归态就买低卖高,以此获利。具备高风险,高收益的特性。

统计套利是利用计算机程序化和概率统计原理实现套利的交易方法,还可进一步分为现现套利、期期套利、期现套利、多角套利等。

尹洪亮介绍,套利模型的特点是,收益是确定且稳定的,与币价走势、高低没有直接关系。同时由于套利削减了不同币种、不同交易所、不同金融产品之间的差价,对整个数字货币市场的交易公平性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套利同质化很严重,主要看程序实现上的细节,因为交易的频率比较高,一个小细节有差别,累积次数多了,总体收益率上差距就拉大了。”一家位于杭州的量化团队告诉巴比特。

而如何控制细节,就需要量化团队在金融层面有很高的专业度,据尹洪亮透露,目前在币圈只有顶尖的量化团队才会做纯套利的策略。

都在赚钱,谁在亏钱?

受访对象纷纷表示,自基金成立以来总体上一直保持盈利。

在收益率方面,受访的量化团队普遍表示给到客户的收益率基本上年化均在15%以上,有些团队成立较早,每年的收益率保持在50%至60%之间。有些团队2017年入场的,甚至能够达到150%的历史年化收益率(按BTC计价)。

据以上团队透露给巴比特的数据显示,各家管理规模加起来粗略估计也有5万枚BTC,假设按照年化15%的收益率推算,这些团队每年将从市场上抽走7500枚BTC。

然而从2018年初全球加密货币进入熊市以来,市场人气就开始涣散,市场交易量一直走下坡路,据QKL123数据显示,如今每天的成交额只有1200亿元,已经不足顶峰时的1/3,而这些成交额很大一部分又是通过机器人刷出来的数据。

“币圈是很小的市场,真正做量化的也就10个左右,骗子太多。我预估整个全中国币圈的量化基金的规模也就在10-15亿人民币的体量,不可能再多了。”FutureMoney合伙人李哲告诉巴比特。

时戳资本CEO李宗乘也表示,“量化投资就是一场零和博弈,甚至是负和博弈,有人赚钱就一定有人亏钱。”

吊诡的是,按照当前BTC2.3万元的单价,5万枚BTC的价值是11.5亿元,而本次受访的样本容量才区区20家,据传国内打着量化旗号的团队已经超过2000家。

真假量化团队,如何识别?

那么,如何识别真假量化团队呢?

尹洪亮认为,首先是看承诺收益率,目前市面上很多年化保息20%,或者预期“月化”10%以上的产品,先不说团队真假,高募资成本至少说明了这些产品的募资能力较差,有非常多不稳定因素的。其次是看团队规模,真正的量化团队是不需要盯盘的,所以需要大量人员进行盯盘、操作的量化团队,多半背后的策略会偏人肉、偏趋势一些,相对来说风险也更大。

Bemore创始人史若洋表示,金额较大的投资者,最好能够实地去走访量化团队。“因为真正做交易的量化团队其实还是很容易看出来的,包括办公的场地,以及显示屏,以及他们在跑的一些策略以及技术人员的配备,其实比较容易看出来。”

李宗乘提醒投资者,找上门来募集资金的量化团队,基本不大靠谱,好的量化团队对资金量的需求并不大,管理的好,自己的钱就够了。而且资金最好不要直接打给量化团队,以防跑路。“一般是给量化团队交易所api接口,资金放在自己的交易所账户,量化团队只是能操作买卖,无法提取。”

期待监管的靴子早日落地

我国政府对数字货币的监管较为明确,在2017年和2018年先后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防范任何可能涉及非法集资、非法发行代币票券、传销活动以及非法证券活动的行为。

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云峰也撰文指出,“量化交易作为数字货币交易的特定模式,根据前面提到的我国对于数字货币的监管政策,其存在较大合规风险,甚至有些数字货币基金以“量化”为名,公开募集资金,很大程度上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违法犯罪。”

那么,面对潜在的法律风险,量化团队是怎么看的,又是如何应对的的呢?

对此,刘震表示,团队目前也在向合规数币基金的方向发展。根据2018年11月1日香港证监会公布了有关虚拟资产的监管框架,团队已经在香港成立了一个合规数币基金,目前正在跟香港证监会积极沟通,申请9号资产管理牌照。

也有一些团队选择将注册地放在开曼群岛以规避国内法律风险同时在注册地获取开展数字货币相关业务的资质。此外,为了符合国际法规,所有客户需要通过严格KYC和反洗钱背景调查。

“我们积极欢迎并拥抱数字货币监管制度的实施,我们的核心团队曾在金融领域获得过FCA等机构的金融牌照。我们团队相信积极拥抱监管有利于整个产业做大做强。”喜鹊金融宋正鑫表示。

竞争加剧,市场走向专业化

与传统金融市场相比,加密货币投资市场基础设施匮乏,资产托管、基金销售这些业态依然模糊。

对于参与者来说,量化团队的专业化程度有待提高。对于大部分量化团队其实并不具备在传统金融业,甚至是在量化行业相关的经验。很多半路出家的团队在遇到大行情的时候也许会获得不错的表现,但背后的数据分析风控建模的能力其实非常的不够。投资者教育亟待完善。投资人普遍风险意识偏弱,大部分人投资决策只看收益率而不考虑风险收益比,对于资产管理,资产增值这一块的理解其实并不到位,这样会导致劣币驱逐良币。

从监管角度看,行业缺少相关的从业准则以及缺乏监管,导致非常多的量化团队打着量化的招牌,在做实质资金盘或者非量化的事情。数字货币量化行业的壮大,还需要靠更多的政策以及法律法规的规范和支持,否则这个产业会一直处于一个不明朗的阶段,无论是对投资人还是从业者,都会存在一定的风险。

但毋庸置疑的是,受访者普遍看好量化市场的长期发展。

从商用计算机普及后,传统金融行业的交易量,有50%到85%的交易量是由量化完成的。因此在尹洪亮看来,量化交易是市场的必然产物,“从整体的社会价值来说,量化从业者是让市场交易变得更公平的必经环节。例如做现货搬砖消除各交易所差价的不公平,期现、期期套利可以让市场变得更理性更不容易被割韭菜,趋势交易可以让拉盘砸盘难度变大门槛变高等等。”

史若洋同样表示,随着整个数字货币市场的不断壮大,以及之后牛市新的资金的进入,量化一定会变为一个非常通用的资金管理的手段。在这个过程中,会有非常多实力不够强大或者不够专业的量化团队被淘汰出局。

最终整个市场会逐步走向专业化,竞争会变得激烈,利润会逐渐回归理性。

评论(0 条评论)
游客

牛熊启示录

每日快讯

auto_20567.jpg

高端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