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重来”后的火币困局

2019-01-03 21:06:30    来源:博链财经    

交易所是区块链领域里最赚钱的业务,于是在已经有了火币、币安、OKex之后,2018年上半年,这个领域的新进者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但如今这些小型交易所还没露脚,又纷纷进入了倒闭跑路潮。

熊市里,三大交易所也感受到了“活下去”的紧迫感,开始开源节流,保持活下去的能力。但在这三家中,火币可能又是感受最真切、最痛苦的一家。

随着牛市和上半年的疯狂扩张,火币靠着运营口碑好,吸引了很多新进玩家,随后建立全球业务、火币中国和生态布局三大部分业务。也曾被业界称为生态布局做得最为突出的一家。

在那个还有热度的市场里,作为火币的创始人李林以70亿的身家进入了胡润中国区块链富豪榜。

可好景不长,随着数字货币价值下跌,火币的用户和合作伙伴似乎也都在离他而去。这家公司现如今陷入了窘境,营收下降,新开的业务不赚钱,现金流吃紧,裁员声不绝于耳。

裁员

当一个公司开始止损的时候,第一步一定是精简人员。

1月3日晚消息称,火币的深圳分公司将全体裁员,换句话说,就是撤掉了深圳分部。随着这个分部一起消失的是一款叫做“红包包”的产品,该产品功能是知识付费的通证化。

星球独家 | 火币深圳分公司全体裁员,回应:正开启末位淘汰

火币深圳分公司是该集团裁员的一个缩影。近日,网传火币裁员50%,且在上周已清理了100多人。清理原因包括:实习不给转正、不愿随公司迁往海南等。

实名社交平台脉脉上也有消息称,火币最近三个月内至少十人被裁,原因难以令人信服。

image

此外,还有消息称火币为员工准备了一场难度不小的“区块链从业资格考试”,每个部门出200道题,一共2000题。员工一次不过,可以补考,补考再不过,可能面临裁员。

面对媒体求证,火币方面回复称,目前正在做“末位淘汰”,和单纯裁员不同,火币仍有新员工入职。行业进入寒冬,适当减员,方便集中优势资源、聚焦核心业务和新兴市场。至于“区块链从业资格考试”,火币意在加强员工的职业化和专业度,与人员优化并无关系。

博链财经还了解到,火币2018年下半年高调发力的钱包团队,在12月底已经裁员了10多人,有些人已经到了要转正的时间。

“我快转正了,一个星期前收到公司的消息,要进行人员优化,我是被优化的一员。公司目前对优化人员处理的待遇还可以,其他的也不能说太多了。”一位刚刚被优化的火币员工说。

相比起深圳将要转正的试用期员工,上述被优化的员工可能得到了更好的待遇。因为,深圳未满6个月试用期的员工则没有裁员相对应的补偿费用。

两个月前(2018年11月份),火币也已经开始了海外业务收缩,据报道报道,当月17日,仅火币巴西业务就裁掉了60%员工。

裁员这一动作,在2018年8月份的时候也出现过,当时火币HADAX腐败问题频现,李林表示要“推倒重来”。

李林朋曾在朋友圈发文称:“大半年的时间里,火币从年初的300人到1300的裂变速度太快,出现了管理问题。”

从那时起,火币就一直处于人才流动特别频繁的时期,事实上,由于人员流动性极大,火币在技术上面临人才的匮乏和短缺。

8月份的裁员可以看做的是“反腐整顿”,而如今的裁员,则是为了缩减开销,能够让公司渡过这个漫漫熊市,人员的不专业与冗余成为了目前火币的致命伤。

在短短一年的时间,火币从一个交易所业务,扩充到了12个业务,这些包括全球业务的火币云;火币中国的火币英才、火币律林、火币大学(中国)、火币研究院、火币Labs;以及生态布局的币矿池、火信、火币钱包、火币资讯、火币资本、火币生态基金等。

此前也有火币内部人士称,火币在这些子项目上花费了如此多的人力物力,但这些项目并没有给火币带来太大的收益。

推倒之后

下半年的火币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除了内部腐败问题以外,恶意宕机、控制傀儡节点、恶意操纵砸盘项目方等等的报道,层出不穷。

每一个事情的出现,都直指火币业务能力与服务能力的下降。此前根据CoinMarketCap公布的各大交易所2018年9月和10月交易量对比,火币10月同比下降47%。

火币交易量下降跟大环境有很大的关系,各种币值下跌,用户成交活跃度下降,而另一方面,一些合作伙伴确实也在渐渐离它而去。

这就需要我们把时钟拨回到2018年2月,币圈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当时项目方想要上交易所动辄几千万的上币费用,就算项目方付得起费用,但是为了避免把交易所上的币种质量降低,火币推出了子品牌HADAX,美其名曰:免手续费,用户通过火币平台币HT投票的方式来让项目方上币。

在这个投票机制内,为了让用户更好地了解项目的可靠性,火币引入了“超级投票节点”,这些节点是区块链领域的投资机构,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协助HADAX对申请投票上币的项目进行专业的投票和点评,通过他们的专业能力帮助用户甄别出优质的项目,帮助用户降低投资风险。

最初的超级投票节点有十余家机构其中包括比特大陆、丹华资本、FBG、真格基金、DFund和节点资本。

image

成为超级节点就拥有了推荐的项目有优先初审权,其实就是超级节点给项目方变相站台,大量想上交易所的项目会主动与超级投票节点沟通,以获得推荐,而这里面的推荐则可能变成了“给币推荐”,让超级节点成为项目方的投资人,暗暗形成了一个利益输送链条。因此HADAX也成了快速割韭菜平台——上一个币破发一个。

著名的“空气币”XMX就是HADAX上的项目,上线几天后,爆拉砸盘一次性完成,紧接着,影链INC项目团队公开质疑HADAX操纵币价。在INC事件发生之后,HADAX选择了暂停投票上币,对超级节点和投票规则进行梳理和重新制定。

将原来的10个节点中的Token Fund 变成了备选节点”,另外选出了14个传统VC机构成为了常务节点。其中此前的“超级投票节点”——火币联合创始人杜均麾下的节点资本被降权为“备选节点”。

赵东的DFund、BlockVC以及LinkVC等多位区块链领域的投资基金表示对此次更改相当不满,并离开火币的HADAX,让这个自称为”社区自治”上币的HADAX一地鸡毛。

曾有投资者表示,HADAX新规中的节点分级并不客观,火币有些部门过于“官僚”。紧接着的就是火币的内部反腐,火币全球商务副总裁霍力被调岗、COO朱嘉伟记过并扣除2018年上半年业绩奖金。

在这次整顿中,离开的不仅仅是这些投资基金们,一些大量持有HT的用户们也在逐渐离开。

“火币已经不好玩了,我把手上的HT都分批次卖掉了,以前火币在运营和服务体验上比较专业,现在这些优势也慢慢失去了”。一位号称手上曾经有价值上千万HT的用户说。

李林推倒HADAX、反腐是势在必行的事情,但在推倒重来的过程中,并没有处理好其中的问题,也导致企业内部人员快速流失,服务能力下降。

现如今HADAX升级为火币创业板依然未能正本清源,“破发”平台的标签也没有被撕掉,但他们已经无暇顾及了,目前他们要做的是找到下一个拥有造血能力的业务。

合约救市

“火币很早之前就说要上合约的,但一直没上,技术是一个很大的门槛。”一位做量化交易的人说。

11月下旬,火币上线了合约。石榴财经曾分析道:逐仓交易对技术的要求比全仓要高得多,需要在每个币种下再去生成一个子账户,并且要开发配套的追加保证金、自动追加保证金等功能。这对于交易所的技术团队来说是一个考验。

技术缺乏且没有合约交易的基因,没有基因体现在制定的交易费率来增加交易深度和低倍杠杆显得鸡肋。(火币开通了1倍、5倍和10倍杠杆,OK此前有10倍、20倍,近日开通百倍以及永续合约,与BitMEX业务相同。)

因为现货玩家是一群低风险投资者,对于类似赌博的合约业务,恐难以触及,加上此前期货合约爆仓等负面事情频出,这一部分用户难以转化,而高风险玩家,对于1倍和5倍的杠杆的兴趣并不高,也很难吸引大户来参与、增加火币合约的深度。

不过,合约是在熊市里面,能够增加用户交易量比较直接的方式。火币也在逐渐改善该产品,比如,进行了多次费率调整。最近一次的火币公示称,2019年1月,合约交易的平/开仓手续费率将由原来的maker 0.016%、taker 0.024%上调至maker 0.02%、Taker 0.03%,交割手续费率由0.02%上调至0.05%(BTC降为0.015%)。

除了合约之外,李林此前已经控股了一家香港上市公司,为其后续做准备,在日本,他还买下了一个持有牌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

据了解,近日,火币在日本开始了一些地推和线上抢人的动作,通过给潜在用户寄发传单,手把手教学如何操作交易。

以上的种种,可以看出,火币在焦虑。上半年的膨胀扩张,到了这寒冷的冬季,也是该缩一缩了。

   关键词: 交易所 李林 裁员 火币
评论(0 条评论)
游客

牛熊启示录

每日快讯

auto_20567.jpg

高端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