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场生死劫:300万建矿场,无1台矿机入驻

2018-12-05 20:42:49    来源:深链Deepchain     作者:易小点

“我现在只想将矿场赶紧脱手,然后全心全意做自己的服装生意。“阿伟在进入矿圈第三个月后,发现自己花费近三百万盖的一千多平米的矿场,原来是一个转让不出去的烫手山芋。

阿伟是一名在贵州兴义拥有一千多平米的矿场主。

他七月盖矿场,八月建设完毕,九月试图转让,但转让未果。无人问晓的背后,是赔掉的三百万。

折腾了一圈后,阿伟的矿场还没有进驻过一台矿机

300万熊市建矿场

“矿场设备转让”,并配六张矿场设备的照片,从变压器,到电线、电压箱、高压电缆、进线柜、出线柜、负压风机、水帘等。

image

同样一条朋友圈内容,阿伟平均每天要重复发送3—4遍,且已持续发送了两个月。

每条朋友圈的评论区,阿伟自己均会留下相同的评论:3150全铜变压器、高压电缆、进线柜、出线柜、负压风机、水帘、低压配电柜,630空开,16平方铜线,插座等所有设备,以上设备都是全新的。

他想赶紧出手掉刚建好的矿场及所有设备。

然而无论是在接收矿机托管,还是在矿场转让的生意上,阿伟这两个月都未能如愿。

毕竟影响矿机矿场生意的直接因素是币价的高低。若币价低于矿机开机成本价,矿工便不会开机,矿场托管生意或矿场出让生意也均难做。

根据市场行情,比特币的价格早在2018年初便已呈现下降趋势,年初最高价格为19875.85美元,目前已经跌到3900美元以下。

今年5月,比特币曾短暂的反弹至10000美元,之后一路下滑,11月份时最低跌至3652.06美元。

在5月那一波反弹中,阿伟受市场利好的影响,下定决心开矿场。

6月份,阿伟经过考察,确认矿场电费的平均水平为3—4毛。随后,在朋友的推荐牵线下,阿伟在贵州兴义的一个偏远山村里,签下了占地一千多平米的场地,可以放两万台S9矿机大小的规模。

比起矿场设备,矿场一年的场地租金仅为几万元。这部分的场地花销在阿伟看来,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选址结束后,阿伟便赶紧雇好人员,紧锣密鼓地进入了7月份,开始修建矿场。

“盖厂房、买设备(高压电、变压器......但不包括矿机)等,共消费近300万。”一个多月的时间,阿伟终于在8月中下旬,将矿场修建完毕。

9月份,进入招商阶段。

但此时,整个虚拟货币市场已每况日下。币价一路下跌,让初次作为矿场主的阿伟毫无心理防备。

“来咨询我的人,当问了电价后,便开始犹豫,然后就没有后续了。”前来咨询阿伟的人不在少数,据阿伟称,绝大多数是手上有较多矿机的矿场主,但终究出于成本问题而未与阿伟达成合作。

本来只打算做矿机托管生意的阿伟,现在只想尽可能压缩成本,将矿场赶紧转让出去。

进入11月份,比特币领头下跌,整个币市严重缩水。

当比特币跌破S9关机价位时,阿伟主要以托管S9矿机定位的矿场,更是无人问津了。

只建矿场不买币

2015年阿伟便知道比特币,2016年身边便有朋友挖矿赚的盆满钵满,而其本打算更早在2017年开始修建矿场。

“买矿机建矿场,会觉得比较稳定踏实一点。”

那时,阿伟获取矿场矿机信息、投资建议等,更多是从百度以及广告新闻中获取的。

由于消息源的匮乏,阿伟在2017年没能找到合适的矿场资源。

另一方面,在做的生意并不只这一个,阿伟也没有那么着急。其还有服装批发生意。

事实上,在2015年,阿伟已经在网上了解过比特币的信息。不过,他没有对其产生很大的兴趣。

“很早就了解过比特币,那时价格才几千,可我没有进场。”阿伟称。

2016年,阿伟身边几个朋友,买了一部分矿机进行托管,并开始挖矿。后来在2017年时,朋友们的矿机陆陆续续增加至两万台。

那会儿,朋友们去托管矿机时,阿伟也陪同在身边。

“和他们一起在外面找托管地方时,我觉得自己也可以去建一个矿场。比起炒币,我更看好修建矿场,因为会更加稳定一些。”阿伟表示,修建矿场的想法一直萦绕在自己的脑海中。

朋友们开始挖矿时,比特币价格并不高,所以他们一直未卖出。

“我花了几万块钱买了一个多比特币,也花了几万块钱买了一些以太坊。当时一个月左右,以太坊赚了一倍。”2017年,在接触比特币两年后,阿伟终于试探性地买了比特币和以太坊,进行初步尝试。

2017年,比特币大涨之际,阿伟的一个挖矿的朋友,抓住币价高位将币全部卖掉,赚的盆满钵满,几千万的利润终于让阿伟心动了。

他更加坚定决心要建矿场,且必须要建矿场。

“自己身边朋友们的矿机,也是挺多的。两三个人大概有一两万台矿机,且全部托管在四川云南。”阿伟在心里盘算着,在电价相同的情况下,单单两三个朋友们来自己矿场随便一托管,矿场生意不是随意就做起来了嘛。

2018年6月份,当经过朋友介绍联系到合适电价以及场地后,阿伟心里当时就只有一个字:干。

当阿伟准备完这一切时,市场的寒冷超乎所有人预期。

一台矿机都没有的矿场

阿伟与驰骋矿圈多年的矿工俞队长不同之处在于,俞队长资源丰厚,且知晓全国各地最低电价。

当俞队长听说矿场建立在贵州时,便脱口而出“超级大坑”。

币价约27000元的今天,贵州3—4 毛/度的电费,矿机早已扛不住挖矿成本了。

“昨天算力又掉了40000P,矿机又关掉了三百多万台。”俞队长感慨着,币价下行对应着算力的减少,而每日算力减少的背后,是矿场主艰难而真实的生存境遇。

在这样的处境中,又有谁会愿意赔钱去投资矿场呢?这样的道理,阿伟自己心里其实很清楚。

“目前很多机器,都已经关机了,因为已经没有利润可言了,而且还要亏钱。”阿伟深知自己想要转让矿场的难度,但侥幸心理一直存在,似乎这样的侥幸会让他更加心安一点。

阿伟在接触矿场转让的同时,也听说收二手矿机这门生意。

曾听说有人收购S9的套路是,100台起收,每台单价600元。收来的矿机,可以再次转卖,又或者继续挖矿。

阿伟不是没想过低价收购矿机后,放在矿场进行挖矿。毕竟自己建好的矿场里,一台矿机也没有。

但考虑到自己目前刚失败的投资经历,阿伟想想终究还是放弃了。

继续回去做服装生意

“毕竟是真金白银投入三百万,对虚拟货币市场的失望当然是会有的。那也没办法了,就当买教训了吧。”阿伟说这句话的时候,甚至是笑着讲的。

进入虚拟货币市场逛了一圈后,阿伟深刻感受到,虚拟货币市场的主动权掌握在其他人手上。

而阿伟的投资理念是,主动权要掌握在自己手中。只有在自己可控的范围内,才可以去尝试。

虽然同为投资品,但阿伟认为股票和比特币是不一样的。股票每天的涨跌幅规定是在10%以内,而比特币价格波动的不受限,让阿伟很没有安全感。

“虽然买了虚拟货币,但你睡一觉起来后,不一定价格又掉下来多少。”阿伟深知虚拟货币市场操盘现状。

所以,在接触比特币两年后,他终于才开始第一次尝试购买虚拟货币。而后来,相比于炒币,他也更愿意投资实体矿场生意。

但他在加密货币领域的投资,显然没有踏对点,阿伟目前只想赶紧抽身出来。

即使矿场还在,但他已不愿在贵州兴义多待一天。

目前,他已经回到了广州市,做自己的老本行——服装生意。

“广州十三行是闻名全世界的服装批发地。”阿伟对自己经营多年的服装批发生意引以为豪,也更加轻车熟路与安心。

在矿圈全身心投入三个月后,阿伟终于要赶紧重新回到自己的生活中去了。

   关键词: 比特币 矿机 矿场
评论(0 条评论)
游客

牛熊启示录

每日快讯

auto_20567.jpg

高端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