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动荡,美国制裁,伊朗跟矿工“互相救赎”

2018-12-05 17:01:27    来源:星球日报     作者:卢晓明

看到郭宏才悬赏 100 个比特币全球范围求购最便宜的电站,李明立马辗转找到了他。

那两天,全球有 400 多个人揭了郭宏才的“皇榜”,四川、新疆、新加坡、吉尔吉斯斯坦、伊朗等等,众多竞争对手中,李明在伊朗找到的4分钱一度的电最终胜出。

11 月初的德黑兰刚刚入冬,远处群山略现薄雪。李明已经忙碌在为郭宏才和因郭宏才的号召而来的人们找电的路上。他在伊朗做了十多年生意,在伊朗西北部的阿塞拜疆,他见到了一大型电站的主管。

影响矿工和矿机的因素主要是币价和电价。几个月来,比特币大跌,F2Pool 鱼池创始人毛世行曾告诉 Odaily 星球日报,全球已经有 6 成矿机因为币价大跌而关机了。

几大矿池监控的矿机“关机币价”图上,以电价4毛一度为例,每随着一轮币价下跌,就增加几种由盈转亏的矿机型号。但实际上,四川、内蒙、新疆等电力比较集中的地方,电价普遍在 4-6 毛一度。

大批大批的矿工关掉矿机,再以低廉的价格卖掉,黯然退出“江湖”,但有如郭宏才这样仍有资金储备的人试图寻找有低廉电价的地方继续挖矿。

这种形势下,去伊朗找电,正如奔波在伊朗找电路上的李明近期所感受到的一样,正形成越来越大的队伍。“电”现在意味着时间和金钱,在币价还没跌破“伊朗关机价”之前,人们希望尽快接上自己的矿机继续开挖比特币

不过,那里是伊朗,一个受美国制裁的中东国家,拥有复杂的历史、宗教、政治和习俗背景。半年前,因美国制裁,伊朗法币里亚尔暴跌,经济形势很不稳定。

更有业内人士称伊朗方面曾突然没收外来的矿场,“去了很可能有去无回,最后给别人做嫁衣裳。”

一切复杂的因素背后,去伊朗开矿场的路注定不会平坦。

建起500 人“伊朗找电”群

李明在伊朗和土耳其边境的一个大型电厂见到了上述阿塞拜疆电站主管,他穿着淡棕色的西装,蓄着穆斯林式大胡子。在这个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国家,大胡子像在宣誓对国教的忠诚。

伊朗近土耳其边境的大型发电厂

这是李明两个月来考察的第三个电厂,这趟考察之旅始于他“揭了宝二爷的皇榜”。

10 月 22 日,郭宏才(币圈人称“宝二爷”)发微博称要在全球寻找低价电,介绍成功奖励 100 个比特币。4 天后,郭宏才发微博视频表示,收到了 400 多条信息,终于找到在中东某个国家,有 4 分钱一度电,呼吁矿圈的朋友们一起去考察。这个地方,就是正在美国制裁下的伊朗。


电,如今是挖矿成本中最大的支出。(注:比特币系统每轮会出一个难题,解出题目者可以获得此轮新产生的比特币和记账手续费,拥有的算力越大解出题目的可能性越大。这个过程称为“挖矿”,最早挖矿使用电脑显卡就可以,随着计算难度不断增大,人们后来研发出了专门针对某一种算法的 Asic 矿机,它计算能力强,但相应的,耗电量也非常高。)

今年以来,币市持续下跌,挖矿收益逐步缩水。11 月底的闪崩更是“压死矿圈的最后一根稻草”。10 天内,比特币价格从 6500 美元跳水至 3600 美元,跌破关机价——此等价格下收益抵不过成本,不如关机。“矿海会”创始人表示将有六七成矿工在“寒冬下”离场。

今年以来,国内对矿场监管也在收紧,矿工们的电价成本还在上升,部分矿场电价平均 6 毛、8 毛,甚至超过 1 块。

李明这两周都在接待国内来找电的朋友,归来者给出的数据看,伊朗的民用电价为 4 分钱一度,最低电价甚至能达到 3 分钱。

矿工韩拾贰的第一反应是:“那意味着我们又可以开机,又可以赚很多钱了。”

数字货币或比特币挖矿收益主要取决于币价,成本包括买入矿机、缴纳电费、矿场的场地费。其中,电费是成本的大头,矿机售价影响矿机回本周期。

岁末年初,比特币价格一度突破两万美元,春节之后持续走低。据 F2pool 鱼池公布的关机币价显示,按综合电费 4 毛钱计算,蚂蚁 T9 矿机(12.5T)、阿瓦隆 A741、神马矿机 M3+ 降频版和蚂蚁矿机 S7(4.05T)四款矿机在 11 月底已跌破关机币价。

也就是说,这几款矿机挖出一枚比特币所用的电费,已经超过比特币的市场价格,还没算托管费和人工费。

如今,曾经业界公认的最具性价比机型比特大陆蚂蚁矿机 S9 也已经到了关机价的边缘。业内人士曾测算,市场上有超过半数运行中的矿机都是蚂蚁 S9。

当挖矿收益普遍低于成本,“矿难”就来了,伊朗的低电价让国内“矿工”们蠢蠢欲动。

“听到有那么低的电价,宝二爷的反应很强烈,说会安排很多人来考察。”李明对 Odaily 星球日报说。

那天郭宏才立马拉了一个伊朗找电主题对接群,几个小时内,成员就达到了 500 人在群里,李明的身份是“伊朗专家”。

数周以来,李明接到了源源不断的来自国内的询问电话,也陆续接待了几位奔赴伊朗考察的矿工。

Odaily 星球日报也了解到,国内有不少大矿场主和矿业投资人,目前或已经完成伊朗之行,或在计划当中,或持续关注。

矿业投资人张文已经在当地置办下了矿场,甚至最快下个月即可运行。

“国内的人,他们都很急着出来,因为待在国内就面临着亏钱。”李明说。

互相救赎

国内矿圈需要“伊朗的电”来拯救报表,伊朗也需要贸易伙伴来拯救经济和美元储备。

伊朗拥有全世界最高的天然气储备,资料显示,伊朗天然气探明储量为 34 万亿立方米,排名第五的美国这个数字为 10.4 万亿,一个伊朗的天然气含量相当三个美国。

充足的天然气储备意味着低电价。根据伊朗《消息报》2009 年报道,伊朗(Tavanir)电力发展公司表示,伊朗工业用电价格为 2 美分/度,是世界平均水平的六分之一。

本来就低的伊朗电价,今年又遭遇货币贬值。

李明告诉 Odaily 星球日报:“伊朗原来的电价大概人民币 1 毛 6 分,制裁之后,伊朗法币里亚尔大跌,兑人民币就只有 4 分钱了。”

刚从伊朗回来的张文还给 Odaily 星球日报举了个例子。

“我们住的是当地最好的酒店,国足去伊朗踢比赛住的那家,制裁之前每间房兑换人民币相当于 1200 人民币,这次我在携程上订,兑换完只有 366 元。”他当时一度不相信,还打了好几个电话去确认这个价格。

德黑兰埃斯皮纳斯宫酒店(携程排名第一,图片来自携程)

一如电影《逃离德黑兰》展现,1979 年伊朗发生伊斯兰革命,随即爆发扣留美国人质危机,两国关系破裂。美国也开始了对伊朗持续经济制裁。该制裁一度因核伊协议而豁免,但在今年,美国宣布重启对伊朗的制裁。

第一批制裁措施于 8 月生效,涉及伊朗政府购买美元等;第二轮制裁在 11 月 5 日重启,涉及能源、运输、外国金融机构与伊朗央行交易等。

《逃离德黑兰》剧照

伊朗经济以石油出口为主,如今经济受阻,货币随之贬值。简而言之,用同样的人民币能换到更多的里亚尔了,旅游开销便宜了;对当地人来说则意味着工厂停工、失业,张文在当地甚至遇到了部分民众在伊朗央行门口示威,抗议货币贬值、物价上涨。

“目前伊朗很多工业区的工厂都处于停工状态。”张文描述那里为“百业萧条”。他们的矿场在德黑兰南部,正是一所近来停工的工厂。

里亚尔暴跌,官方汇率名存实亡,根本没有多少当地民众能换到。黑市汇率与官方汇率相差 4 倍。

10 月,云算力运营商陈鹏在伊朗考察了约半个月。他告诉 Odaily 星球日报,刚下榻德黑兰时,1 美元能兑约 3 万里亚尔,后来变成了 4.5 万,最后变成 15.5 万。

换了两万美元的他,把两个背包都腾出来放钱,每次出门光背钱了。

新一轮的美元制裁,不仅让伊朗电价更低,也让伊朗举国上下都缺美元。

伊朗民众因里亚尔贬值严重,更倾向持有美元;伊朗央行因被美国制裁而无法接受美元汇款,但美元又是国际贸易的重要媒介,所以也严重缺美元。

据当地人讲述,伊朗央行为了拿到美元付出了不少代价。

“你能想象他们怎么获取美元吗?非常原始。”张文听伊朗高官说,央行用人力从迪拜运美元现钞。看似荒诞的举动却是事实。Charles 就是一名为伊朗央行服务的“美元搬运工”,而且这还需要持牌的钱庄才能做。

他需要自行垫资先从迪拜银行取美元现钞。“我们从迪拜一箱箱地运钱回来。”

Charles 会带着一个箱子坐飞机去迪拜。“一次只能带一箱,根据箱子尺寸不同可以装下 150 万、500 万、700 万不等的美元钞票,回程时专门买一个位子,放装满美元的行李箱,这样更安全。”

100 万面值的里亚尔(11月底约 50 人民币)

他还强调,箱子越便宜越好,因为之后就直接给了伊朗央行。下飞机一出关,就有伊朗中央银行的人等着,把这一大箱钱拿走并交付收据。

据知情人士透露,伊朗政府也正在研究数字货币矿场和交易所。业内人士分析,交易所也许可以帮助伊朗央行避开美元制裁,通过数字货币换美元。传闻俄罗斯等国都在考虑用加密货币躲避美国制裁。

“所以,现在的局面是,比特币矿场占地广、用电量大,能成为地方电厂的大客户;国外客户更是能带来大批美元。对于百业萧条、跨国贸易被限制的伊朗来说,矿场的来临也算雪中送炭。”一位在伊朗多年的数字货币从业者说。

在他看来,伊朗和正全球急找廉价电以求生存下去的矿工们,可以说是“互相救赎”。

奔放而富有艺术气息

数字货币产业似乎能缓解伊朗经济的水深火热,但敢去伊朗的人却不多。

“有钱发财,没命花不行。”一位矿工调侃。

“我不去,我还要去美国的。”张文邀约遭到同事拒绝。

“女生最好还是别去。”准备下个月去伊朗考察的矿场主告诫 Odaily 星球日报的记者。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伊朗复杂的政治背景和动荡的局势。

曾被称为东方巴黎的伊朗一度西化,然而西化与专制的糅杂反而引来了 1979 年的伊斯兰革命,“全面西化”政策变成“全盘伊斯兰化”。

1979 年,伊朗通过国民投票制定伊斯兰宪法,实行政教合一的制度,以伊斯兰教什叶派(即十二伊玛目派)教义为立国准则。

伊朗首都德黑兰(图片来源:Reddit)

独特的制度、美国的制裁加上伊朗位于战争频繁的中东,国内民众对伊朗的印象是传统、动荡和带有宗教色彩的偏激。几位去伊朗的考察者出发之前都因人身安全受到家人的劝阻。

可是回来之后,他们均表示,那里意外地安全。“当地人需要跟外国人做生意,而且很欢迎中国人。”

“当地人看到中国人,就像上世纪 80 年代我们看到外国人一样,都会不自觉盯着看。可是他们特别欢迎中国游客,我们回程路上在高速路边的收费站歇息,几位大哥知道我们是中国来的,还邀请我们去他们家吃饭。” 张文告诉 Odaily 星球日报,要赶飞机的他们肯定没法应邀,只能跟当地人合影留念。

中国是伊朗重要的石油出口国。当地导游也告诉张文,当地政府在大众媒体上的宣传,会让他们觉得中国给予了伊朗很多帮助。聊到自己出发之前对伊朗的印象,张文也自觉好笑。

“去之前我也发怵,可是老板说,你必须亲自去一趟,否则这事儿推不下去。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他原来也觉得伊朗是个传统又危险的国家,到了之后才发现对这个国家有很多误解。

“不过有的东西是人家的风俗,你还是要尊重。”驱车前往德黑兰南部的矿场路上,张文见路边景色优美便下车拍照。没想到被两位正在路边野餐的当地男子呵斥,要求他们删除照片。原来张文拍照时把两位的女伴拍进去了。

“在当地,如果是跟单身女性合影,你需要经过她本人同意;如果拍别人的妻子或者女朋友,你还要经过那个男人同意。”张文说,妻子属于男人的财产。“就跟这台电脑是你的一样,我拍照要问过你。”

当地女性的浓妆和鼻子上的纱布给张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公共场所,女人可以露出来的只有一张脸。再美的身材和皮肤,都覆盖在罩袍之下。需要对外界展示的魅力,都挤在这张脸上,以至于伊朗成为世界“整鼻大国”。

罩袍是穆斯林女性的传统服装(图片来自 The Independent)

在伊朗呆了十多年的李明在采访中一次次说,这个国家被妖魔化了。

“女人戴头巾,男人不可穿背心,否则路上的风化警察随时可以采取措施。”李明说,国内看到这些习俗只是当地法规所限;在他眼中,真实的伊朗人其实自由奔放,富有艺术气息。

“没人会把伊斯兰教天天挂在嘴边。伊朗年轻人去做礼拜的已经非常少。”传统正在年轻一代中消散。

所以,在李明和张文看来,去伊朗开矿场的风险不在于人身安全,而在于机器本身能否安全。

运作困难,风险极大

既能互相“雪中送炭”,又破除“人身安全”的迷思,所以去伊朗开矿场是不是水到渠成?

实际上,真正在伊朗落地一家比特币矿场并不容易,背后政策风险大、合规和操作难度大,还有汇率波动问题。

首先,监管态度、合规用电是一大问题。据了解,对于数字货币相关产品,伊朗监管层还在研究,目前还没有任何外国人建的合规矿场。

张文有朋友之前在当地小规模挖矿,机器突然就被没收了。此外,伊朗的武装力量分为两支,政府部队和绝对服从最高领袖的革命卫队,后者更强大,并掌握着伊朗主要经济。

拿到便宜的电容易,拿到合规的电并不容易。李明表示,伊朗的民用综合电价约 4 分钱,跟电站具体接触可以拿到民用电价。

“3~6 分钱的电在伊朗是有的,但是不是合规?”张文告诉 Odaily 星球日报,伊朗的电价体系极其复杂,不仅分民用和工业用电,而且分高峰、日常和低谷,超过 30 兆以上的更贵。

他表示,伊朗几分钱的电确实是有的。“中国也有,就像四川山区、盆地里跟电厂私下合作的水电,不是国电。伊朗的电虽然很便宜,但也有资产灭失的可能,如果没有资源就很容易被扣下。 ”

因此,这个月,张文带上客户一起到伊朗拜访了当地高官,希望谈下合规的低价电。

伊朗革命护卫队

“我们不希望找电厂单独合作,一旦发生变故,很容易血本无归,所以要尽量合规。”张文预计未来每小时需要用电 50 万度(约 30 万矿机),投资超过 2000 万美元。

这个规模的用电量让当地官员又惊又喜,对一个紧缺美元的国家来说简直是雪中送炭。

他们跟张文谈的合规工业用电平均超过一毛,并答应发放用电牌照。

“与国内的关机价相比,已经绰绰有余了。在国外,合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我们也要对客户负责。”张文说。

他准备 12 月再去一趟伊朗,推进牌照事宜。若一切顺利,他预计矿场最快一个月后可以开工了。

低价有了、合规也有了,第二个问题来了,你要怎么交电费?

国际清算体系 SWIFT 已经停止对伊朗央行提供服务,相当于美元在官方渠道跟伊朗一刀两断。

“这轮制裁下,昆仑银行这个唯一中国对伊贸易的窗口都关闭了。”张文说:“中国人如果要跟伊朗做生意,基本只能通过地下钱庄。”

运作方式就像前文说的一般原始:钱打到迪拜的银行账户,然后找人背回来,否则就只能放在国外。

伊朗之所以缺美元,就是正常渠道已经没法给当地汇美元。如果没有当地资源,这层操作可能是一大难题。

此外,还有业内人士担心,国际局势的变化可能也会影响当地电价。“今天美国可以重启制裁,明天他也可以停止制裁。”如果是这样,一旦在当地有矿机也就麻烦了。

“出去的机器就不打算回来了”,一名矿工既悲壮又实诚地说,可以在外面放点淘汰掉的机器,也就是论斤卖那种。

“在伊朗开矿场,利是电力便宜,弊是制裁国家。其实反倒适合个人做,大公司怕被制裁。”张文总结。他还补充,“不敢做太大,怕当地人知道,在海外做安全是第一位。”

“那边不好评估,好的坏的说法都有。”国内一些矿场主还在观望。毕竟伊朗的局势并非人人都能承受,正如一位从事矿机托管的业内人士表示,“利润与风险成正比。

   关键词: 比特币 矿场 矿工 美国 中东 伊朗
评论(0 条评论)
游客

牛熊启示录

每日快讯

auto_20567.jpg

高端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