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的ICO项目投资人要求退币,维权浪潮来了

2018-12-04 13:47:56    来源:一本区块链     作者:棘轮 比萨

暴富时代终结?

进入2018年下半年,曾在区块链世界引发巨大争议的ICO,陷入了奄奄一息的状态。

比特币、以太坊由年初高点跌去80%以上,交易所新上币种破发率接近99%,中美日法德对ICO监管日益收紧……全世界都在杀死ICO

ICO项目方“割无可割”之际,甚至把镰刀,挥向了圈内大佬。很快,后者也开始像许多炒币散户一样,奔走维权

投资者、交易所、项目方、Token Fund,整个产业链条上的所有角色,都在经历寒冬。

image

“ICO的野蛮时代,已经过去了。”一位投资者说。

01 维权浪潮

2018年,随着币价的暴跌,区块链的造富神话已经破灭。

“在过去的这波ICO浪潮中,有人赚了一辈子的钱,也有人倾家荡产。” 某项目方负责人郑卓宁表示,据自己所知,有赚了好几个亿的,有资金翻了1万倍的,也有亏了三四千万的。

感觉受骗之后,一些ICO投资者自发组织起来,开始维权

“现在的炒币群,都变成维权群了。” 币圈知名投资人张云凡告诉我们。

维权的方式多种多样:拉群、去项目方公司拉横幅、报警……张云凡表示,其中维权最激烈的,是二级市场进来的中散户。

“但大部分项目方早就卖币套现了,维权也没用。”郑卓宁告诉我们,“再说,现在以太坊都快跌到100美元以下了,去找没卖的项目方维权,它也没钱退。”

散户之外,很多在币圈人尽皆知的“大佬”,也开始了维权之路。

大佬维权,比中小散户容易得多。“所谓的维权,也就是私下聊。”张云凡告诉我们,“毕竟圈子小,大家都认识,项目方也不敢得罪人。大多数情况都能协商解决。”

此情此景,与当时大佬求着项目方拿私募份额的场景,有如天壤之别,对比强烈。

但最让张云凡气愤的,是有一些ICO项目,专门收割圈内人,且绝不退币。ICST,就是其中之一。

根据白皮书,ICST主要聚焦于个人创作内容与共享技能交易领域。“这个项目打着昆仑万维周亚辉的旗号,前台操盘的是易理华的徒弟白硕。”张云凡说。

ICST项目方此前承诺,6月底前必上五大交易所

项目方还表示,准备了大量资金拉盘,并雇佣了水军喊单。

“结果只上了FCoin一个交易所,一上就破发。”张云凡说,“更无语的是,ICST还在FCoin上申请了停牌。”一级和二级市场的ICST投资者,因此全部被套。

与此同时,ICST悄然上线了一个名为“澳交所”的小交易所,“在里面玩‘单机’”。张云凡忿忿不平地说。

所谓“单机”,即交易所不开放ICST的充币功能。“场内所有的ICST,都是团队自己充的。他们把价格拉到很高,但其他人却只能进货,不能出货。”

“‘割遍’圈内大佬,ICST在圈内人人喊打。”张云凡说。“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以后不跟他们玩了。”

02 损失惨重

无论是专业投资人,还是普通散户,2018年下半年,人们的心态都发生了变化。

交易所上币,曾被他们视为套现离场的最佳渠道。

如今,他们却谈交易所上币色变。

区块链社交项目ONO为例。其创始人徐可,自今年下半年起,一直与交易所频繁接触,希望上币。

ONO的投资者们却不买账,甚至直接在社群里发言反对:“现在上币即破发,还不如不上。”

据区块律动统计,2018年上半年,主流交易所共上线264个新项目,其中261个破发,破发率高达98.8%。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即便是大佬、专业投资人,即便项目方退了币,迎接他们的,也是严重的亏损——币价跌得太狠了。

2017年12月17日,比特币由20000美元的最高点滑落,如今已不到4000美元。

2018年1月14日,以太坊达到1400美元历史高位,如今在100美元上方勉力支撑。

但相比之下,能退币,还是幸运的。

投资人周树在ICST上投了10个以太坊,当时折合3万人民币。

截至发稿前,ICST价格为0.0000093ETH,基本归零,且从9月至今基本没有交易量。而ICST的官网,已经停止访问。

周树在今年4月还投了一个ICO项目,同样未能幸免于难。

这个项目是他的好友发起的,众筹方式类似于EOS,锁仓期一年,但到现在,币还没有发完。按照法币计算,周树亏了不少。

因为ICO遇冷,在超级牛市中诞生的Token Fund,也亏得灰头土脸。

节点资本号称在全球投资了超过160个区块链项目。近日,节点资本创始合伙人杜均在朋友圈公布,节点资本第五期财报浮亏65%。

“惨不忍睹。”他说。

03 一个时代的终结

“ICO的野蛮时代过去了。”周树感叹。在他看来,这是必然趋势。

他表示,究其原因,一是此前ICO项目方割得太狠,人们被吓怕了,不敢入场。

二是数字货币市场进入熊市,人们越来越珍惜手中的现金,不会轻易出手。

在张云凡看来,币价普遍下跌的状况,反而“解救”了一些垃圾项目方。

这是因为,熊市之前,项目的好坏,还能通过币价走势来判断。现在好项目“没了”,全是“坏项目”。

这时,垃圾项目方就有了借口。一句“行情不好”,就能掩盖掉自身的所有问题。

“早在今年年中,很多传统投资机构,就不会再看任何区块链项目了。”张云凡说。

在币市趋冷之际,全球金融监管机构对ICO的政策收紧,也让很多ICO项目方措手不及。

本月,美国证监会(SEC)要求两家ICO企业为投资者退还投资款,无论投资者事后是否卖出代币,而且退款额须按投资时的等价本金计算。这意味着,ICO发起者将“血本无归”。

连一向对数字货币和ICO态度宽容的日本,也开始加强对ICO的监管。日本金融厅已在研讨会上确定,将参考证券、众筹等模式,对ICO进行监管。

而德国金融监管机构主席甚至公开呼吁,国际社会为ICO监管付出更多努力。

在中国国内,央行等七部委去年9月4日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依然是中国对于ICO监管最权威的文件。

“根据这份文件,ICO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融资行为,涉嫌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表示。

“在刑事责任上,由于ICO不涉及法币资产,应该不属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但ICO仍然可能被认定为诈骗、传销或非法集资。”赵占领说。

事实上,国内公安机关对ICO诈骗的立案侦查,早已不再是新闻。

今年3月,《法治周末》报道,ICO项目方英雄链(HEC),因代投被江西某地公安局立案侦查。而英雄链被警方初步认定的涉嫌罪名,正是诈骗罪。

11月4日,“wfee维权基金会”微博则称,一天之前,深圳警方已对WFEE项目立案。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属于ICO的时代,彻底终结了吗?

对此,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

周树和郑卓宁都认为,或许ICO不会死,只会换一种形式。

“不管ICO、STO,还是币改、链改,都只是一种融资创新的方式。如果下一个牛市来了,肯定还会出现新的融资模式,只是换了个名称而已。” 郑卓宁表示。

熊市漫长,牛市遥遥无期。

就目前来看,由ICO掀起的财富浪潮,也将因ICO的退潮终结。

评论(0 条评论)
游客

牛熊启示录

每日快讯

auto_20567.jpg

高端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