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政从商亲“密”触“链”,盘点那些去了币圈的官员们

2018-11-03 08:26:33    来源:BABI财经     作者:Kroraina 金泽

加密行业已经走过十年的发展历程。随着区块链和加密领域不断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在美国发生了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多位前监管机构官员“华丽转身”,参与到新兴的加密货币浪潮之中,充分发挥他们在新兴行业监管法规方面的经验,为推动加密领域的发展效力,其中包括美国前财政部长Lawrence Summers、前证监会主席Arthur Levitt等高级官员。

无独有偶,类似的现象也开始在中国出现。

BABI财经收集了一份不完全名单供大家参考,并整理了几位前监管要员从监管机构到加密公司任职的经历,希望帮助大家了解这些高级官员为何华丽转身,选择加密领域。

多位美国监管高官跨行到加密公司任职

1、Larry Summers (Lawrence Summers):比特币钱包Xapo顾问,前财政部长

Lawrence Summers,美国经济学家,在克林顿时期担任第71任美国财政部部长。因研究宏观经济的成就而获得约翰·贝茨·克拉克奖,并在2001年至2006年任哈佛大学第27任校长。

Lawrence Summers:比特币钱包Xapo顾问,前美国财政部长

Lawrence Summers于2015年5月加入Xapo任顾问。Xapo是一家提供比特币钱包和冷藏服务的初创公司,其顾问委员会成员除了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还有前花旗银行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约翰·里德(John Reed)和Visa创始人狄伊·哈克(Dee Hock)等知名人士。

2、Arthur Levitt:BitPayOmniex加密公司顾问,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

加密资产投资和交易平台Omniex于8月7日宣布,任命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Arthur Levitt担任其顾问委员会成员。

Arthur Levitt是SEC第二十五位和任期最长的主席,任期时间为1993年至2001年,Levitt目前还担任比特币支付服务提供者BitPay、比特币服务平台Blockchain、金融信息服务公司PeerIQ、高盛(Goldman Sachs)和凯雷集团(Carlyle Group)的等多家公司的顾问。

Arthur Levitt:BitPayOmniex加密公司顾问,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

Levitt认为机构投资者需要专门的技术来应对加密货币这类新资产。

3、Juan Zarate:美国最大的加密交易所 Coinbase董事,前财政部长助理

前财政部长助理Zarate于2014年加入加密交易所 Coinbase任董事。

Zarate推文

2005年至2009年,Zarate曾任乔治 W. 布什总统副助理和国家安全及反恐顾问。Zarate于2001年至2005年在财政部工作,是财政部首任主管反恐怖主义融资和金融犯罪的助理部长。到财政部任职前,Zarate曾在司法部反恐怖主义和暴力犯罪部门担任检察官。

Zarate著有《财政部的战争:开启金融战事的新纪元》(Treasury’s War: The Unleashing of a New Era of Financial Warfare)一书。

4、Sheila Bair: 知名数字货币交易平台Omniex顾问, Paxos董事,曾任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第19任主席

加密资产投资和交易平台Omniex于今年8月7日宣布,任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前任主席Sheila Bair担任其顾问委员会成员。此前,Sheila Bair已于2016年加入另一家区块链和加密公司Paxos担任董事职务。

Sheila Bair曾于2006年6月26日被乔治·W·布什任命为联邦存款保险公司主席,任期五年),任职期间她在政府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Sheila Bair: 知名数字货币交易平台Omniex顾问, Paxos董事,曾任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第19任主席

Sheila认为加密行业是一个“革命性的全球资产类别”,目前尚处于起步阶段。她表示,世界现在“正处于如何处理和管理加密资产的监管思想的前沿”。

5、Benjamin Lawsky:Ripple董事,前纽约州金融服务局负责人

去年11月,纽约州金融服务局前负责人Benjamin Lawsky加入了知名加密货币支付公司Ripple董事会。

Benjamin Lawsky:Ripple董事,前纽约州金融服务局负责人

Ripple在宣布Lawsky任命的新闻稿中说:“作为Ripple最新董事会成员,Lawsky将在帮助金融机构采用XRP方面发挥不可或缺的作用,以消除全球支付中存在的阻碍。”

Lowski在纽约州金融服务局工作时领导过BitLicense法律项目,该许可证用于监管纽约州加密公司的商业活动。由于BitLicense对加密公司提出了严格的合规要求,遭到许多加密代表的反对。但它仍在2015年生效。

6、Bart Chilton: 加密交易所Omega One顾问,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前委员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前委员Bart Chilton于今年初宣布加入加密货币交易所Omega One的管理团队并担任顾问,专注于加密货币市场监管情况,并促进其健康发展。

Bart Chilton: 加密交易所Omega One顾问,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前委员

在2007年至2014年在CFTC任职期间,Bart Chilton在在保护投资者利益、强化市场监管等方面拥有极大话语权。Bart Chilton认为,虽然美国应该拥抱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的广阔发展前景,但是,为了保护投资者和行业的可持续增长,适当的监管规则是有必要的。监管还可以解决比特币价格波动问题。

除了上述监管部门官员以外,一些非监管部门的其他政府机构官员也陆续进入区块链和加密领域任职。我们简单介绍两个例子。

Catherine Hoon:美国最大加密交易所交易所Coinbase的董事会成员,曾担任美国司法部联邦检察官职务。在该部工作期间,Hoon有一个有趣的昵称“加密货币警员”,因为她协助调查茂名的暗网丝绸之路(SilkRoad)案件——该暗网于2013年关闭。

来源:http://cryptofeed.top/sec-established-the-post-of-counsel-on-crypto

今年6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设立加密货币法律顾问职位,以推动与“数字货币和区块链”领域有关的证券法律法规的适用,促进加密监管工作。针对SEC这一举措,Coinbase董事会成员Catherine Hoon在小组讨论会上表示,在人们开始了解这个领域之前就实施监管可能过早,而且过早的监管措施未必适当。

Clifford Hart: AirSwap交易所咨询委员会成员。Clifford Hart是一位资深前外交官,出任过朝核问题六方会谈美国政府特别代表,并曾在美国驻香港和澳门领事馆任职直至2016年。2017年10月,AirSwap宣布Clifford Hart出任其咨询委员会成员。

Clifford Hart: AirSwap交易所咨询委员会成员,前美国资深外交官

曾被问及为何加入AirSwap,Clifford Hart解释说:“科技一直让我着迷,区块链的破坏性潜力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很高兴加入AirSwap,特别是因为AirSwap引人注目的技术和商业模式,对亚洲市场的关注,最重要的是管理团队的专业水准和良好信誉令人赞赏。”

政商旋转门向加密领域敞开

加密公司面临的挑战之一,是法律和监管问题。加密领域面临的法律和监管环境十分复杂、相当不确定,且不断在变化。

以美国来说,没有一个单独的机构负责对该领域的统一监管,多个不同的机构根据其不同的法定授权对加密监管的态度各不相同。

出于《银行保密法》和反洗钱法规的考虑,联邦政府将加密货币视为货币的一种,大多数州政府持相同立场,要求在州内经营的加密货币企业必须获得资金划拨许可证。

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将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定义为商品,并对涉及加密货币的期货和其他衍生品的行使管辖权。除欺诈和操纵案件外,CFTC不对商品现货市场进行监管。虽然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被归类为商品,但任何持有加密货币并提供所有权权益的投资工具都将被视为需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注册的证券类产品。

此外,美国国税局则认为虚拟货币属于适用资本利得税的财产

成功地驾驭和应对这一复杂的监管体系非常困难,对于创业公司来说成本太高,尤其是那些没有金融服务行业经验的技术专家创办的公司。因此,加密货币公司纷纷向前监管高官司要员递出橄榄枝。

中国的趋势刚刚开始

中国的区块链产业发展势头丝毫不亚于国外,在发展过程中,一些监管部门或政府机构官员转到区块链行业,或任高管,或者创业,在开创职业生涯崭新阶段的同时,也对行业大有助益。BABI财经从中选择了四位作为代表,并将他们的经历简要分享给大家。

于佳宁:原工信部信息中心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2018年中国区块链产业白皮书》编委会主任,今年9月正式入职火币,并将出任 “火币大学”首任校长。让于家宁在熊市严冬之际来到“币圈”,用他自己的话说,是“除了实现个人的价值外,帮助企业投身区块链领域,更为了区块链应用早日落地。”

于佳宁:“火币大学”校长,原工信部信息中心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

PR稿显示,于佳宁将负责打造一个以火币生态通证为基础的,全球性、线上线下交互的金融科技和前沿技术教育社群。

林乐:原深交所行业监管团队负责人,曾任职中国证监会。中国科学院物理学博士,深圳证券交易所金融学博士后。作为国内少见的跨领行业的高端人才,曾领导创立了中国资本市场首支绿色行业指数,他甚至作为红外传感器专家,还在应用物理领域国际顶级杂志——Applied Physics Letters上发表过两篇论文。

不过他在2016年便离开深交所,创立能链科技,希望落地区块链在绿色经济和可持续发展领域的应用,建立了国内包括首条绿色区块链、首个区块链绿色资产信息登记平台等。

林乐:能链科技创始人,原深交所行业监管团队负责人,曾任职中国证监会

林乐领导能链科技开发了一个基于联盟链的绿色资产金融服务平台。为绿色资产提供基于区块链的信息登记、大数据管理和融资服务等功能。同时还搭建了格林元素公链,能把用户行为数据自动量化为绿色token,希望藉此激励个人做节能减排的行为。

“可持续发展是全人类无法逃避的议题,也是最大的社会共识,但由于环境的公共属性,全球精英们的远见卓识,在现实世界遭遇落地困境,政府补贴也不是长久之计,”林乐表示,“但区块链及其激励体系,提供了终极解决方案。”

洪蜀宁:2011年10月,还在人民银行南京分行任职的洪蜀宁,写下了国内第一篇研究比特币的学术论文《比特币:一种新型货币对金融体系的挑战》,文章认为比特币是一种新型的货币,它的出现是对现有的货币和金融体系的颠覆,建议政府和中央银行应正视比特币的存在,并提出了3点现在看起来也颇为超前的建议。

洪蜀宁:金丘区块链研究院院长,曾在人民银行南京分行任职

文章发出后,在早期的比特币圈引起广泛关注,不少人评价:“作者在2011年就能有这样的认识,看来体系内也有跟得上潮流的极客人物”,更有人盛赞“央行内部不泛远见卓识之士,数字货币远景可期”。遗憾的是,这篇文章发出后并未受到政府和央行的重视。

如今,洪蜀宁早已从体制内抽身,投入到区块链创业公司——金丘科技,在此之前他加入了苏宁集团,带领创建了苏宁金融区块链实验室,完成了苏宁银行区块链国内信用证信息传输系统和苏宁金融区块链黑名单共享平台两个项目的落地。如今的洪蜀宁仍不遗余力地呼吁监管正视比特币等密码货币。

白硕:上海证券交易所原总工程师白硕,是中国区块链技术领域最权威的专家之一,有中国区块链技术第一人之美称。白硕教授也是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曾负责设计和研发了中国的主要证券交易系统。

白硕:“中国分布式总账基础协议联(ChinaLedger)”技术委员会主任,原上海证券交易所总工程师

白硕目前任上海阡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上海理深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中科院计算所、信工所兼职博士生导师,“中国分布式总账基础协议联(ChinaLedger)”技术委员会主任,中国中文信息学会常务理事,是区块链和自然语言处理领域的资深专家。

白硕是坚定的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货币支持者,他不但认为央行会发行法定数字货币,还大胆预测十年之内法定数字货币将实现可编程,“这个想象空间大得不得了”白硕如是说。

历史回顾

到受监管的公司担任顾问、董事甚至成为正式雇员,对监管机构官员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这种跨界做法在金融服务行业由来已久。

早在1900年,财政部长助理Frank Vanderlip同意成为城市银行的副总裁,不过在接受这一职位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他并没有上任,而是一直留在财政部。另一个著名案例发生在九十八年后(即1998年),Robert Rubin辞去财政部长职务之后几个月,进入花旗银行的继承者花旗集团担任执行董事会主席。当然,最着名的是高盛(Goldman Sachs),评论家称之为Government Sachs,在担任财政部长之前,Robert Rubin和 Henry Paulson都曾担任高盛的主席。

现在,政商旋转门开始向加密领域敞开了。

利弊分析

虽然例子数不胜数,但要量化分析政商旋转门对加密领域的实际影响却不容易。

有人担心,通过任命前监管机构官员为加密公司董事或者顾问,这些公司会对未来的监管路径和监管方式产生影响

当前高级监管机构官员为他们曾经监管的公司工作时,容易给人一种印象,即监管机构是在为自己的利益而不是公众利益服务。这种看法可能侵蚀公众对监管机构的信任,最终使这些机构的效率降低,影响监管效果。

也有人认为关于旋转门的担忧被夸大了,认为它也可能带来一些好处。美国Notre Dame大学金融副教授Sophie Shive发现,在聘请前监管机构要员担任高管后不久,市场和资产负债表显示其风险水平显著下降,风险管理措施显明增加。Shive还发现,没有证据证明雇用前监管机构要员的企业和监管机构之间存在利益交换行为。法律研究和商业伦理专家David Zaring认为,“旋转门”可以提高政府工作岗位申请者的水平,并激励政府雇员更好地发挥作用

前监管官员机遇与风险并存

对加入加密公司任职的前监管官员来说,机遇与风险是并存的。

监管机构官员的收入远远低于他们在私营部门的收入,许多人认为监管官员进入私人公司董事会是弥补收入的机会。例如,2017年,前联邦储备委员会理事Elizabeth Duke因担任富国银行董事而获得了483,000美元的收入(她还担任了董事会主席)。

虽然加密货币公司的前监管机构的董事和顾问薪酬可能比不上Elizabeth Duke女士的收入,但比起在大型银行董事会任职,加入加密公司面临的约束和批评要少得多。

对于前监管机构官员而言,成为营利性公司的董事和顾问并非没有风险。2008年花旗陷入困境,联邦政府只好出面救助,Robert Rubin的声誉因此受到极大影响。作为加密货币公司董事的利害关系并不大,但仍存在一定风险。如果加密货币公司被黑客入侵,导致客户资金流失,客户和投资者就会质疑加密公司有没有能力确保公司遵守络安全标准,董事和顾问的声誉将因此受到损害。

尤其是担任加密公司董事职务的前监管官员,他们不仅仅是声誉受到威胁,因为担任董事具有特定的职责和责任,他们可能要对公司或股东造成的财务损失承担责任。

结论

加密货币监管环境正面临快速发展变化,大多数在此领域运营的公司需要帮助以理解并遵守适用于其业务运营的规则和法规,因此许多加密公司都欢迎前监管官员担任顾问或董事职务。

虽然加密货币公司可以从作为董事或顾问的前监管机构的知识和专业知识中受益,但激励这些任命的主要因素是对合法性的渴望。我们介绍的这几位前监管官员只是众多加入加密公司人士的一小部分,并非详尽无遗,但这些案例较好地反映了这一新的趋势。

评论(0 条评论)
游客

牛熊启示录

每日快讯

auto_20567.jpg

高端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