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币李书沸首次揭秘6亿并购港股细节

2018-10-30 17:23:29    来源:火讯财经    

image

01 | 前言

10月11日,火币全球及港股桐成控股发出联合公告称,截止10月10日下午4时,最后两笔剩余股份已经完成收购。

这一轰动业内的6亿并购港股案进展至此,用火币集团CFO兼董事会秘书李书沸的话来说:“我们走到了这个完美的去到教堂那一刻,听到那个piano的声音了!”

此时,距离8月21日,桐成控股大股东分别向火币集团董事长李林旗下公司和裂变资本董事长滕荣松旗下公司转让66.26%和5.41%的股权,仅仅过去了一个多月。

董事变迁,架构重组,火币是如何在极短时间内部署一切的?并购团队阵容如何?经历了几重困难?

10月16日下午,李书沸接受了火讯财经主编赵一丹的独家专访。这是他入职火币以来,首次接受媒体视频采访,也是火币第一次对外详细揭秘了这场并购战背后的故事。如同一部精彩的香港商战片(当然不是《火之恋》):“可能差十分钟二十分钟做这个决定,这个项目就没了”、“魔鬼都在细节里”。

image

采访当日下午三点整,结束了一场会议的李书沸赶到了我们的拍摄现场。两个半小时采访结束后,他又回到办公室写报告,然后意外收到了同事们送来的生日礼物——他说自己已经忙到忘了生日,并向我们感叹:“又老了一岁。”而这个劳动强度仍不能与忙港股并购时同日而语:他曾经在一个礼拜之内有连续三天都是当天往返北京和香港

当然,我们对李书沸的兴趣不仅限于这次港股并购:今年5月,经历了OKEx离职风波后,李书沸并没有给自己放一个假,而是马不停蹄地奔赴火币,在海外加快“攻城略地”的步伐:在欧洲、中东、北美设立办事处,获得日本交易所牌照。半年内如何做到的?火币接下来的海外扩张将如何进行?

当时离开OKEx加入火币是被李林身上的什么特质吸引?最喜欢《三国演义》里的哪个人物、汲取此人的哪些智慧用到了自己的工作上?

视频地址:https://v.qq.com/x/page/k0771ju36ue.html

02 | 一分钟速读

1、我来之前,李林总已经有(火币并购港股)这个想法了。但我们在看不同的项目,真正要开始做的话,大概就2到3个月时间。

2、一步一步走,遇到不同的困难点,包括融资,包括人选,包括一些法律架构,包括谈判等等,我们也做尽职调查,这个挑战还是挺大的。

3、作为一个买卖来讲,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那东西是你自己想要的,不要因为便宜去买。

4、很多时候我也遇到很多的亿万富豪,百十几亿富豪,可能就是几万块律师费,他不愿意付,很多时候坑就在这里,魔鬼就在细节里面。

5、也许有一天美国甚至成为我们全球的其中一个大本营市场。

6、现有产业链、金融产业链,巨头都是寡头垄断的,这个是无法忽视的一个事实,但是在未来,我们觉得3到5年,这些大市场里面火币同样会占到这样的位置。

7、整个Fintech,真正给中国人最大机遇的其实就是区块链

8、作为职业经理人,我最看中的一点就是说他能让我发挥我的所长,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最重要的有契约精神。这两样特点(李林)吸引了我。

03 | 精华实录(以下对话编选自本期访谈)

谈火币并购桐成控股

「“可能差二十分钟这个决定,这个项目就没了”」

赵一丹:火币全球与桐成控股收购交易已经交割完成,您也获任了桐成控股联席公司秘书等职务。我们想问一下,为什么火币全球会想并购桐成控股呢?

李书沸:第一点,我们找的是个方向,然后我们找团队,第三点就是找钱。传统的上市公司这个平台是一个非常好的融资渠道,我们觉得我们不能失去这个渠道,我们非常努力(地寻找)。

然后桐成是一个IT公司,股权也比较集中,原先的卖家是非常正直、声誉非常好的一个商人。我们考虑到将来的这个业务的发展或种种的可能性会提供不错的机会。所以就产生了这一次的并购。

赵一丹:您也提到了收购过程中困难重重,有哪些困难?

李书沸:基本上第一来讲,我们要找一个比较好的港股公司:业务简单,没有太大法律风险,科技相关,卖方也是非常好的一个背景,然后也愿意相信我们,同样也要达到一定联交所的要求等等。

这些都是比较大的挑战困难,但是就我们团队本身来讲,我以前做上市公司做五年,我们团队也包括了全香港最大的律师行的前度合伙人,做我们的顾问。所以我觉得执行方面的确很多困难,我们一步步解决了,走到了这个完美的去到教堂那一刻,听到那个piano的声音了。

赵一丹:已经听到了吗?

李书沸:听到了,最终有没有,让时间告诉我们。

赵一丹:这个事件对于整个行业来说算不算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

李书沸:火币不是第一家通过并购控股一间上市公司的区块链技术公司,之前还有雄岸科技,然后本身有品牌中国,是香港一家做OTC交易所的公司,然后嘉楠耘智已经申请在香港上市了,比特大陆也在申请。

以后香港整个资本市场是有个区块链板块。我觉得对于整个新兴的经济来讲,这个非常重要的一个融资渠道,推着整个产业发展,我觉得对整个资本市场来讲,也对行业来讲,我觉得有标志性的意义。

赵一丹:您在这次并购过程中主要承担的角色?

李书沸:我之前提过我做上市公司的,所以我理解上市公司怎么走。然后我的团队也是上市公司出身的,所以基本上我只是把我以前干的东西重新干一遍。我是一个执行者的角色,当然也避免不了跟其他同事的合作。

当然我们的同事霍力其实也帮了很大的忙,然后本身团队中也有我们香港高等法院律师,我们有CFA这种资质专业的人才,CPA四大出来,整个团队打磨,事实上就是定制,就是为了这个项目定制的一个团队,所以我们执行的话就比较顺畅。

赵一丹:您是作为一个主要执行者的角色,来推动这个事情的进程。那在这个过程中有什么样的故事可以给我们分享分享?

李书沸:为了这个事飞了很多次,曾经一个礼拜之内,有三天都是凌晨机飞回香港开会,晚上飞回来,然后凌晨机重新飞回去,连续三天。三个晚上都是这样的,没试过这样,但是很高兴能够完成。

另外一点就是时间点,的确是可能差十分钟二十分钟这个决定,可能这个项目就没了,但是到最后一步,由于上天的一个帮助,也就过了这个关。

赵一丹:这个事情从最初的一个想法到最后的落地,有多久?

李书沸:想法的话,我来之前,李林总已经有这个想法了。但我们在看不同的项目,真正要开始做的话,大概就2到3个月时间。这个就一步一步走,遇到不同的困难点,包括融资,包括人选,包括一些法律架构,包括谈判等等,我们也做尽职调查,这个挑战还是挺大的。

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我们必须要冲。当时我们也要负责其他项目,包括日本项目,包括欧洲项目,其实当时是四个项目依次往前排的。

赵一丹:火币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这么重要的一次并购,在香港市场上这算是一个什么样的速度?

李书沸:也算很快,但是很多时候做这种并购呢,90%以上是失败的,但我们是成功的。我个人来讲是CFO,所以我非常注重执行力,我觉得这是一切。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我也想哪里会出错,这样的话把握成功概率就提高了。

赵一丹:那可以给业内人士传授一下,在并购过程中最重要的是要避免哪些坑?

李书沸:我觉得作为一个买卖来讲,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那东西是你自己想要的。这是最重要一点,不要因为便宜去买。很多时候最糟的情况是,用很贵的价钱去买便宜东西,那东西你是不需要的。另外一点,卖家的诚信,这个是最大的考虑点。

本身来讲,你必须要做尽职调查,然后你必须想想,怎么用上市公司这种资源去帮助业务的发展。这一想最好要想到大概三年,三年时间必须先把这个成效,三年你怎么走,每一步,这我觉得非常重要的。

然后必须要依赖专业人士。这些专业人士,我觉得是个投资,不是花费。很多时候我也遇到很多的亿万富豪,百十几亿富豪,可能就是几万块律师费,他不愿意付,很多时候坑就在这里,魔鬼就在细节里面。

谈火币未来海外扩张计划

「有一天美国甚至成为火币全球大本营市场」

赵一丹:目前火币已经在多少个国家成立了合规的团队,或者获取了交易所牌照?

李书沸:基本上我们所有渠道市场都有了合规的团队,然后合规官是我们首批要聘用的一个当地人员之一。

日本是全世界最严谨,也是第一个有牌照,这是其中的一个国家,我们拿到了。

韩国,我们有在自律委员会里面的骨干成员。

美国来讲,我们已经拿了MSB的license,然后再申请其他的一些牌照,当然我们也不排除通过并购的方式,去铺垫更一步的发展。

欧洲方面,我刚才讲了,欧洲中东我们有非常强的合作伙伴,在不远的未来,我们可以拿到我们牌照,展开业务。

澳大利亚,我们在墨尔本已经开展了业务,当然有当地的一个法规的英文指导性的意见,其中一个最大的交易所在澳大利亚。基本上我们还是领先我们同行的,在全球化的路程之中。

赵一丹:目前有一个数据方面的统计吗?

李书沸:五大市场里面,我们现在只缺美国可以更进一步(拓展),美国实际上趋势的确是最大市场。然后它有不同的细分领域,在产品方面,它的确在对区块链数字货币这个资产的接受程度、合规的要求等等,事实上它做得非常完善。在这方面我们要加紧努力,也许有一天美国甚至成为我们大本营市场。

谈火币未来海外扩张计划

「有一天美国甚至成为火币全球大本营市场」

赵一丹:目前火币已经在多少个国家成立了合规的团队,或者获取了交易所牌照?

李书沸:基本上我们所有渠道市场都有了合规的团队,然后合规官是我们首批要聘用的一个当地人员之一。

日本是全世界最严谨,也是第一个有牌照,这是其中的一个国家,我们拿到了。

韩国,我们有在自律委员会里面的骨干成员。

美国来讲,我们已经拿了MSB的license,然后再申请其他的一些牌照,当然我们也不排除通过并购的方式,去铺垫更一步的发展。

欧洲方面,我刚才讲了,欧洲中东我们有非常强的合作伙伴,在不远的未来,我们可以拿到我们牌照,展开业务。

澳大利亚,我们在墨尔本已经开展了业务,当然有当地的一个法规的英文指导性的意见,其中一个最大的交易所在澳大利亚。基本上我们还是领先我们同行的,在全球化的路程之中。

赵一丹:目前有一个数据方面的统计吗?

李书沸:五大市场里面,我们现在只缺美国可以更进一步(拓展),美国实际上趋势的确是最大市场。然后它有不同的细分领域,在产品方面,它的确在对区块链数字货币这个资产的接受程度、合规的要求等等,事实上它做得非常完善。在这方面我们要加紧努力,也许有一天美国甚至成为我们大本营市场。

赵一丹:海外的大本营市场吗?

李书沸:我觉得是全球的其中一个大本营市场。

赵一丹:火币海外布局的一个整体策略是什么样的?未来想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效果呢?

李书沸:我有几点,第一点来讲,我们在做交易所业务,包括币币来讲,我们已经做全球非常领先的一个位置了。大家知道火币的存在,包括去到很多美国,去到欧洲很多地方,引入火币,可能老外对火币发音没那么准确,但是一看到火的那个logo,他知道这个是一个非常牛B的公司。

那在这方面我们觉得这个是1+1,不断把现有平台扩展到其它的一些地区,包括我们讲的欧洲、美国、中东、日韩文化背景很像,很类似。还有其他一些大的区域性的大国,这个是第一点。

第二点,我们布局,就是说在产品方面,我们有扩张性,可能我们有看会不会有衍生品的出现。再一点我们看在将来会不会有其他的相关业务,就整个产业链方面,包括资产管理,包括托管,包括钱包,包括我们更看重的,就是刚才我们看到这些Security Token等等,这方面扩展都在我们的计划里面。

3到5年这个计划呢,李林总想得非常清澈透彻,对我们高管也是非常好的一个思维震荡,我觉得李林总做得非常好,在这一点。

赵一丹:刚刚您提到李林总给你们在未来3到5年描绘了一个非常宏伟的蓝图,那可以给我们传递一下是一个什么样的蓝图吗?

李书沸:第一,我们在主要大市场里面,我们是领先的领头羊。文化、包括我们现有这个产业链,包括金融产业链,巨头都是寡头垄断的,这个是无法忽视的一个事实,但是在未来,我们觉得3到5年,这些大市场里面火币同样会占到这样的位置,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整个产业链的发展来讲,的确我们有不同护城河,所以我们有很多的生态在里面。护城河保障了我们本身的防守能力,一个公司的成长,还有怎么给予整个区块链生态,给他们生命力,活力,滋润它,这方面我觉得李林总是要我们授予整个生态,给整个区块链、整个社会,来推动进步。

这是李林总做的一个愿景,3到5年的愿景,我觉得是有点理想主义,但我觉得这也是我们身为一个改革者,区块链改革者对经济发展、对科技发展的一个努力,所以我非常认同李林总的策略。

STO

「“未来可能3到4年有机会成为主流” 」

赵一丹:最近STO也就是证券代币发行正在被广泛讨论,包括华尔街大鳄以及Capital都开始对它有所布局,那您觉得STO可能会对市场产生一个什么样的影响呢?

李书沸:我觉得第一来讲ICO事实上这个市场已经过了,风险也非常大,规管也非常困难。但其实整个发展来讲,事实上都是趋向一点叫Peer to Peer,我可能扯得比较远,但我们讲的就是Lending club,包括我们讲的是Airbnb等等。这些都是叫点对点,都是讲个人的,我觉得。

我们现在说IPO,事实上你公司要A轮C轮A轮B轮D轮才到IPO,然后花一大部分费用去上市,门槛非常高,合规的费用非常高,能买入这个资产的人也是非常少数的,毕竟他有个门槛的要求。

但是STO刚刚好在这中间,第一,它缩短了这方面的时间,同样它符合SEC的一个合规的要求,然后它可以卖给一些比较高端的或者叫专业的投资人,它费用也没那么大,它的灵活性会大于IPO,当然它有它限制的存在。

Security Token其实有两点。第一点,就是在证券化、权益化这样一个token,另外一个是什么?就是Asset Backed Token(资产通证),我觉得这个很重要。这个市场是巨大的。

你想就是很简单,因为有70万亿美金的这个股权,现在是没办法,因为通过IPO的形式做一个交易流通,在世界上,还有100万亿的债券,这些没办法流通,还有230万亿的房地产没办法流传世界,我觉得对STO,这的确是非常大的一个机遇,我觉得在未来可能3到4年,这个反而有机会成为主流。

赵一丹:您觉得它会引起区块链第三股浪潮吗?

李书沸:我觉得时间会证明一切,这的确是非常大的一个机遇,因为我觉得 Asset BackedTokenization,就是有实物资产在背后支撑或权益的这些通证的话,的确会对我们整个产业有非常巨大的一个上升空间。

区块链

「"真正给中国人最大机遇的其实就是区块链"」

赵一丹:2016年您从一个上市公司辞职开始进入到区块链领域,当时是一个什么样的契机让你进入这个领域?

李书沸:我在一个上市公司工作了五年多,是支付产业链的公司。我是第一个把支付产业链介绍给亚洲资本市场的一个人。我尽了一切努力,希望把它变成一个类似华为、联想一样的企业。

我身为中国人觉得骄傲,因为我觉得我的使命就是干这个事情。但我同样的,我在这个过程中,看到很多东西,包括整个科技的改变,会把旧的科技打得一塌糊涂。

打个比方,我们讲微信、支付宝,现在这个跟信用卡的比例是1:25,26笔的交易就只有1笔是信用卡。你看,如果你做卡终端的话,这个对你有巨大的影响。当然在这个过程我不断去看新的科技,包括AI,机器人,VR。其实科技的更新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我希望去到一个新的行业,是没有天花板的。

然后制度,我们是创造属于自己的制度。因为大家有机会,我觉得这是个全新产业链,当时也是有朋友介绍。后来我去OK,成为里面的高管。去之前,我是去的硅谷,绕了一圈看Fintech,然后也去了深圳,杭州,还有北京,我看了整个产业链的发展。

赵一丹:区块链产业的发展?

李书沸:我觉得产业整个Fintech的是吧,我后来觉得,真正给中国人最大机遇的其实就是区块链。

赵一丹:为什么看了那么多的Fintech,会进入区块链?

李书沸:很简单,AI来讲,事实上美国人做得比我们好,日本跟德国是robot、VR的话,绝大部分现做得比较好的,事实上就是在美国。剩下的就是区块链这个行业,我们中国还是领先,毕竟当时来讲,数字货币绝大数的交易还在中国。

赵一丹:觉得区块链是有可能占领先机的一个领域?

李书沸:是。

赵一丹:那现在还在坚持这个判断吗?

李书沸:我觉得中国政府非常聪明,我们需要点时间,我们可能会落后,但是中国人很勤奋。我觉得我们有机会还是可以往前追上去的。

赵一丹:我们分两部分说,觉得技术层面上,中国有机会吗?

李书沸:其实坦率的说,在技术层面来讲,美国公司的确是优于中国公司,包括基础的公链等等。但我觉得在其他应用方面,中国很可能有机会跑赢美国,但这是一个时间赛跑,包括现在移动端的这些我们的APP应用,我们比美国先进很多。

这是一个自然的规律,还有给这个市场或者这个environment,整个环境给予我们的这个机会,我觉得还是有很大的机会。

赵一丹:应用层面上,中国有可能会跑赢美国,主要是基于这个庞大的市场需求吗?

李书沸:庞大市场需求,还有本身就是在移动端,在mobile这方面的一个成功的案例,所以我是这样判断的。

赵一丹:您会选择把区块链作为一个终身事业吗?

李书沸:因为我本身是一个专业人才,我的理念是帮一家公司建立架构制度,推动业务的发展。

我一直的理念是,我觉得一个公司的灵魂除了文化就是制度,我很希望推动整个中国的企业管治的一个发展,这是我终身想做的事情。但我相信在区块链里面,公司这种形态的越来越弱化了,因为在通证的出现之下,我觉得慢慢这个东西会出现。

但我终身事业的话,我是希望把火币变成一个全球化的公司,建立良好的制度,我们能成为一个非常牛逼的国际化的一个中国的科技公司,我希望不只是一个腾讯,一个是阿里,而是一个amazon,我希望这是我终身的事业吧。

赵一丹:今年5月份您离开OK加入火币,当时李林身上是有什么样的特质吸引到了你?

李书沸:我觉得最重要是一家公司的灵魂,他对契约精神的一个保护,他的声誉我觉得非常重要。我从来没听说,有一个离职员工说李林不好的事情,我觉得这是不错的精神,我挺欣赏的。在战略上面我也挺认同的,因为我觉得公司做这么大,你必须有护城河,护城河里面必须有生态。

我觉得李林有点万邦来朝、雄才伟略共主这种感觉,而我觉得作为职业经理人,我最看中的一点就是说他能让我发挥我的所长,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最重要的有契约精神。这两样特点吸引了我。

谈三国

「"最喜欢姜维"」

赵一丹:找出一位三国里边您最佩服的人,您觉得是谁?

李书沸:我觉得是姜维。因为他处于一个非常劣势的情况之下,他答应了师傅的一个承诺,他一直守这个承诺。后来朝中他没办法了,他就要塔中避祸,屯田,然后保证这个国家。到最后一刻,连这个皇帝都投降了,他还想帮他复国。

然后最后一刻,还把这些人一计害三贤,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家庭也不要了。他守着这个信念,这是我对师傅的这个叮嘱。然后他九伐中原,种种的东西,他没有忘记自己使命,这是我觉得非常感动的事情。

赵一丹:让我很意外不是诸葛亮。

李书沸:嗯对,诸葛亮的确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但诸葛亮的难度比他低,我觉得姜维,因为诸葛亮已经一言堂了,他有很多人帮助他,姜维只有一个人,他有谁?

在内府的时候已经有一个宦官黄皓在搞鬼,姜维想九伐中原,以攻为首,然而就这么点家底,保障这个王朝继承。他尽了一切努力。诸葛亮不一样,他有威望还有其他的,但姜维得到了什么?在没有什么的时候,你还坚持你的信念,我觉得是最牛逼的事情。

赵一丹:其实我们也可以从三国里学到很多智慧,从而去好好的帮助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比如说其实你也是帮助李林这位明主在打江山,那你觉得从三国里可以汲取哪些智慧来帮助你去打江山?

李书沸:我觉得这个题比较难答,但是我觉得李林很聪明,我来这几个月,他教我很多东西,包括我做很多执行的东西,说实话没有他的支援,他的容许,我是做不到的。他心胸比较广,有容乃大还是他告诉我的。

因为我这个人呢,是非常的注重执行能力的,所以我就是要你一定要这样你一定要那样。但是你作为一个企业家,你要接受三江五岳的人,包括你说马化腾接受张小龙,不来开会,亲自去,有辆车载他,我觉得这个理念(李林)是做到的,我觉得是他在教导我。

反而我的智慧的话,我觉得我在干我自己事情。只不过我在这个行业里面,海外市场我经验比较多,我能够为李林提供一些策略,或者我觉得对的东西,我让李林去接受我的意见,我也比较幸运,李林也相信我,然后我们执行的这些方案,也成功地做执行。我觉得我是幸运的。

赵一丹:那么喜欢姜维这个人,会觉得从他身上会找到一些自己的影子吗?这个问题问的比较刁钻。

李书沸:(笑)没有没有,就纯粹幻想,纯粹幻想。

评论(0 条评论)
游客

WechatIMG326

每日快讯

WechatIMG3643

高端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