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薪密谋区块链交易人才,同花顺想干什么?

2018-10-12 21:59:26    来源:壹块硬币    

如果说币圈熊市令投资者惶惶不可终日,传统股市的表现则有过之而无不及。作为传统证券市场的老牌服务商,A股知名上市公司同花顺将目光瞄准了区块链行业。

在传统证券行情交易服务商格局已定、竞争操作空间缩窄、传统业务面临巨大压力和瓶颈的现状之下,新兴的加密货币交易或正成为二线互联网公司谋求突围的新方向。

image

另一方面,一旦这些传统老牌证券交易商能够顺利进入新兴的币圈市场,对现有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又将形成巨大的冲击。

密谋抢滩加密货币交易?

尽管目前的区块链行业尤其是加密货币市场处在严冬,但依旧吸引了不少传统证券类服务商的布局。同花顺便是其中之一。

硬币君注意到,公开的招聘信息显示,A股上市公司同花顺当前正在招聘的职位包括了“区块链交易专家”,开出的月薪最高达75万。该职位的关键信息包括:熟悉比特币的原理、实现安全的区块连钱包、构建安全的交易中间件等。

image

而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今年上半年,同花顺还一度上线了加密货币行情,之后又匆匆下线。按照当时的说法,下线加密货币行情是碍于政策层面的限制,那目前看来,同花顺在区块链领域的尝试从未停止过。

业内人士分析,从同花顺的人才和技术储备方面看,同花顺在加密货币领域的想法,加密货币行情更像是一个过渡性的尝试,加密货币交易却可能是同花顺更希望布局的方向。

从目前信息看,加密货币领域已知的盈利模式主要是交易服务,行情类服务还都处于投入阶段,赔本卖吆喝这种事情很难打动一家需要业绩支撑的上市公司。同花顺对加密货币的关注,与其说是布局不如说是抢滩突围。

“一方面是传统业务竞争压力的加剧,另一方面则是加密货币领域的巨大利益,另外,也是对未来加密货币市场可能放开预期的提前布局。毕竟,目前看来是政策高压,但最终的发展空间还是被看好的。”业内人士分析。

公开数据显示,同花顺今年1到6月份,实现营收5.66亿,同比下降6.34%,实现净利润1.9亿,同比下降高达33%。

“在传统的互联网证券行情与交易领域,同花顺的竞争对手东方财富已经形成领先优势,二线公司基本上没有太多的反抗空间了”。一位TMT行业研究员认为,在传统业务面临巨大压力的情形之下,同花顺把宝压在加密货币上的意味十分浓厚。

深圳的一位私募基金人士认为,同花顺最近几年的业务布局已经完全区别于老对手东方财富了,基本上与互联网无关的业务,同花顺都不会涉足,东方财富就相反,金融公司的基因大于互联网公司,除了作为基础的互联网证券APP,贷款公司、保险公司、证券公司、基金公司样样都有。

这或许正是同花顺对加密货币、区块链关注的一个原因。

而作为同花顺的直接竞争者,已在互联网证券交易领域几乎形成一家独大霸主地位的东方财富,也早已将目光投向了加密货币领域。

熟悉东方财富的业内人士向硬币君透露,东方财富旗下已组建加密货币相关部门,将加密货币作为公司一项重点业务。但具体的方向是参与投资还是与其在传统证券领域一样做服务商,目前外界尚不得而知。

加密货币交易所蛋糕诱惑

尽管目前在国内存在一定政策限制,但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吸金能力却是有目共睹。刚刚公布的胡润富豪排行榜上,加密货币交易所多位创始人系数上榜。这成为传统金融行业布局加密货币领域的重要动力。

一位既关注传统金融又着重研究加密货币领域的资深人士表示,从目前的模式来看,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商业模式,比传统的证券交易所、证券公司都更具吸引力。

深圳一位TMT研究员认为,互联网公司、证券交易所、证券公司各司其职、分工明确,但加密货币交易所相当于既是币圈的证券交易所,也同时是币圈的证券公司,具有多重角色,并以互联网公司形式对外服务。

因为这层原因,加密货币交易所既向用户收费,也向币种所在的项目方收费,同时具备了券商、交易所的两种角色,这还不算,加密货币交易所还承担了登记结算公司、期货公司、指数公司、互联网大数据公司的角色。

具备了较强的盈利能力,尤其是一线公司。币安CEO赵长鹏在今年9月份透露,币安交易所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约为3.5亿美元(24亿人民币)。

24亿人民币是什么概念?如果加密货币交易所类同证券公司,则币安在今年证券公司TOP50强中可排名到全国第五,仅次于中信证券(39亿)、国泰君安(35亿)、华泰证券(32亿)、海通证券(30亿),将平安证券、招商证券、国信证券抛在了后面。

如果加密货币交易所类同证券交易所,币安则与香港证券交易所相比也并不逊色。

地处亚太金融中心的港交所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是44亿人民币,如果扣除港交所收购的世界最大有色金属交易所——伦敦金交所的利润贡献,则港交所自身业务的净利润,甚至还不如成立不足三年的币安交易所。

这也是为什么在最近的短短六个月内,国内外就新增了上百家加密货币交易所。因为这个领域实在是暴利。这当然对同花顺这个传统业务被对手压制、净利润大幅下滑、股价持续低迷的公司,构成强大吸引力。

而事实上,尽管中国大陆靠拢加密货币业务的传统互联网公司往往都存在各种难言之隐,但放眼全球来看,在政策更为宽松的海外市场,加密货币交易APP事实上已成为国外许多互联网公司布局的对象。

日本韩国,无论是聊天软件、视频网站还是游戏公司,互联网公司都纷纷在加密货币交易所进行重大投资,用户可以在这里买卖比特币、以太币和莱特币等数字资产。

以腾讯投资的韩国聊天软件Kakao为例,后者持有Doonamu 23%的股份,后者运营着韩国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这些加密货币交易所其实就是一个网站或APP。

“正规军”能否顺利入场?

从目前的现状来看,同花顺若想进入加密货币交易领域,毫无疑问占据着天然优势。

首先,同花顺的自身业务,证券基金交易APP与加密货币交易APP,存在较强相通性,本身其实是一个想通的领域,以国内主流交易所之一的币安交易所创始人赵长鹏为例,他便是出自同花顺的国外竞争对手——彭博财经。

在这一点上,同花顺不同于那些在加密货币领域“硬上”的公司,而且同花顺靠拢加密货币的领域不是发币,而是谋求提供交易类的平台服务,这与其当前业务具有高度一致性。

自身条件方面,同花顺本身是极为优秀的交易系统软件服务商,在技术上比较强大,同时在过去几年持续布局人工智能领域。而当前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在技术储备上相对比较落后,用户痛点明显。

一直以来,现有的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安全问题被广为诟病。币安、火币等头部交易所几乎每个月都出现一到两次的技术事故,比如今年年初,币安平台发生严重宕机安全事故,事件引发币安无法提供正常服务达60小时,直接造成币安经济损失和声誉损失。 而就在10月11日,这些加密货币交易所的APP再度出现宕机,用户无法买卖。

上述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技术陷阱,给拥有较强技术的同花顺等提供了可以运作的机会。

同时,该领域门槛之低也令人咋舌,引发大量互联网小作坊杀入,极少量的资金就可以搭建一个完整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同花顺在交易系统软件技术、现金储备、用户、品牌信任度上具有优势,同花顺披露的2018年半年报数据显示,公司当前在手现金高达26亿。用户方面,第三方数据显示同花顺移动端APP月度活跃用户为4600万,理论上而言,股民与币民天然接近,具有较高的转换率。

而品牌信任度上,又是加密货币领域一个极为重要的痛点。因为用户买入加密货币涉及资金转移,首先需要的便是信任。同花顺作为A股上市公司具有特别的优势。

币安、火币曾对那些千万资金杀入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创业公司不屑一顾,这些公司的确无法撼动他们的地位。

但若同花顺真正进入该领域,不同于那些资金不足、技术落后、人才匮乏、品牌匮乏的创业公司,现有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可能将面临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挑战。

但目前来看,不得不面临的问题是,一切卡在了政策风险,在严厉的监管环境下,A股上市的同花顺如何能巧妙的布局加密货币交易所业务,而不踩上监管红线。这是应当首先解决的问题。


评论(0 条评论)
游客

牛熊启示录

每日快讯

auto_20567.jpg

高端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