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霖传媒武卿:我为什么现在要做区块链媒体?

2018-10-11 17:24:57    来源:区块链真相    

武卿又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这次是因为区块链

上个月,武卿带着她的“环球链”归来,这是一个为决策者服务的严肃区块链媒体环球链的首个作品是一部大型跨国系列深度报道,名为《环球链区块链真相调查》,共有12集,每集30分钟。

武卿是入局区块链行业的为数不多的资深媒体人代表。此前,她最广为人知的身份是央视品牌栏目《焦点访谈》、《新闻调查》的调查记者,主导了众多关注民生的深度调查报道。2015年,武卿离开央视、创立了奇霖传媒,后来推出了首个视频品牌《硅谷大佬》——一部揭秘硅谷科技创投大佬人生的深度纪实报道。《硅谷大佬》之后,武卿又将目光投向了褒贬不一的区块链行业,可谓勇气可嘉。

区块链真相在第一时间专访了奇霖传媒创始人兼CEO武卿。在采访中,武卿表示:她从今年年初开始系统研究区块链,认为区块链是“自带正确价值观的技术”,会带来一个更加美好的社会。武卿看到区块链行业并没有很多优质的媒体,所以决定自己来做一个。

WechatIMG3462

《环球链-区块链真相调查》是武卿带来的第一个“拳头产品”,在拍摄过程中,她总结出了“穷尽、求真、深度”的方法论,最终通过12大主题和80个议题呈现区块链全貌。

离开了体制内的武卿感言:要有空杯心态,忘掉自己曾经的身份和影响力。她说:“我希望我跟那些过于热闹的环境、过于热闹的人保持距离,我希望我能保持我的孤独,保持我的清醒和冷静。因为没有这些东西,我觉得我会失去我自己。”

忘记过去、努力面前,武卿和她的环球链正在路上。

以下是区块链真相对武卿的采访实录,略经编辑:

区块链行业需要有价值观的专业媒体

区块链真相: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区块链?第一印象如何?

武卿:我在两三年前就曾了解过区块链,但深刻接触是在今年。做完《硅谷大佬》后,我们公司又启动了一个新项目(名字暂时保密),在美国硅谷、以色列耶路撒冷特拉维夫等地拍摄的过程中,接触到了很多牛人。比如说Dawn Song,她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计算机系教授,研究方向包括深度学习、计算机和网络安全、区块链等。她的区块链课程在伯克利大学非常得火,我对她前后做了四五个小时的访谈。后来我又请教了一位硅谷的投资人朋友,另外也安排时间快速学习区块链,才对这个概念有了初步的了解。

和Dawn Song、投资人朋友聊过之后,我觉得区块链真是太吸引我了,它是自带正确价值观的技术,要破除垄断、要将世界拉平、要让那些中心化的大垄断者衰落,让中小微的个体、组织慢慢崛起,我相信区块链会带来一个更加美好的社会。

image

《环球链》节目截图

区块链真相:为什么要自己做一个区块链媒体?

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区块链的信仰者。我对它如此感兴趣,所以一定会做一些相关的事情。既然我们是一个媒体机构,那不如发挥优势、先做点视频,因为区块链这个东西不好懂,如果用视频手段讲区块链,大家会更容易看懂。

另外,从3月份开始,我大概做了半年的国内区块链媒体动态监控,越看越觉得——我们一定要做,为什么?因为我们有很多这个行业需要,但别人没有的东西。比如说:价值观。最近几年自媒体十分热闹,大家似乎已经不把媒体的价值观、社会责任感当做一回事了。但我觉得这一点永远都是最重要的。过度营销是互联网带给当下中国第一大怪现状,相当多的企业营销费用远大于研发投入,相当多的学者的网红程度一样远高于自身的学术价值。太多的自媒体文章,标题很吓人,内容很轻薄,要么说一些正确的废话,要么字里行间透着媚金思想。现在很多自媒体的那种火热,我并不羡慕,我觉得他们就是昙花一现。我是一个创业者,也是一个媒体人,当然也要赚钱,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管我们做什么媒体,社会责任感、价值观都是第一重要的。

我们的第二个特点是新闻专业主义。我们研究了半年,说句不怕得罪同行的话,确实没有什么像样的区块链媒体。这个市场肯定是需要媒体的,需要它们提供信息和推广,报道企业、人物、产品、行业,这是应用需求、强需求、真需求。好的媒体需要有好的价值观和责任感,特别是能够做专业、优质报道的人,我们正好是这样的人,我本人过去十多年接受的专业训练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环球链-区块链真相调查》,只是我们这个媒体的第一个产品,是它伸出的第一个拳头。接下来,我们要做环球链这个新媒体平台,报道那些真正推进区块链技术和行业发展的人、企业、产品。

武卿方法论:穷尽、求真和深度

区块链真相:拍摄之前做了哪些准备?过程中有什么感悟?

武卿:调研可以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从1月份到3月份,比较松散的调研;第二部分是从3月份开始,特别系统和细致的调研。前后采访了40多人,最终呈现的是十几名核心专家组成员的观点。

感悟主要有两点:第一,区块链被玩坏了,它不应该被这样对待;第二,政府的监管是必经之路,是好事。

国内目前的监管主要是打压币圈乱象,对于区块链技术是扶持的。我们看到很多以前保持克制和矜持的人,正在做好准备慢慢入场,这是好事。不过,因为区块链被币圈的人玩坏了,导致很多人认为区块链不是好东西,认知是被蒙蔽的,需要一些真正明白的人来启蒙。我不是区块链专家,我是媒体、视频专家,那我来帮助启蒙者,帮助真正想做区块链的人。

最后,区块链圈现在还不是一个正常的圈子,所以跟区块链圈的人打交道,我还是希望我们能够一直保持警惕,警惕外部,也警惕自己。警惕自己什么?别走得太远,忘了自己是谁,忘了自己的初心,忘了坚守品格和价值观,忘了保持独立。

image

武卿多次赴以色列拍摄

区块链真相:现在的视频报告是12大主题、80个议题,这些主题和议题是如何确定的?灵感来源于哪里?

武卿:首先,是穷尽。我们切入一个领域,一定会穷尽这个领域内所有的重要问题。这个事情做起来非常艰辛,甚至是痛苦,但必须得这么做,因为如果你只见一斑、不见全豹的话,很可能做出错误的判断。我们花了很多功夫,搜集了80个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分为12大主题。

其次,是求真。我们做了大量的采访,比以前做调查报道更下功夫。因为,调查报道针对的是一个独立的选题,而现在针对的是一个领域、一个行业、一个新技术。你采访了那么多人,但并不是所有的人说的都是对的。要有分辨,要有深度挖掘,去粗存精、去伪存真,把最重要的东西拿到。

最后,是深度。思维的深度,你要给出真问题、给出真答案。我们在穷尽、求真和深度三个方面下了功夫,最后形成了目前的框架。

忘记过去、努力面前

区块链真相:拍摄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难?如何解决?

武卿:首先,区块链是个非常专业的领域。我是文科背景,虽然本人比较理性、比较学术,但要弄懂区块链还是需要很多时间。最初我们决定5月出节目,当时区块链正热,但我觉得要做就得做好东西,市场不缺粗制滥造。奇霖传媒有一个底线,我们的任何产品都必须是精品。所以我做了一个决定,放慢速度、不要着急,学习沉淀、保证质量。总之,第一个问题就是花费的时间比开始的预期多了一倍。

其次,体力消耗特别大。这半年的工作量是双倍的,我基本上除了工作没有做过别的事情,没有饭局,没有party,没有逛街购物,陪伴家人也很少,总算把这个事情做出来了。

第三,视频语言的创新。区块链很多专业的问题,需要用视频去表达,我们下了很多功夫,请了画家帮忙做素材,不停地创新。这部片子的视频表现是强于《硅谷大佬》的,我非常满意。

区块链真相:体制内和体制外有哪些不一样?

武卿:老实说因为出来都快三年了,所以我已经不大考虑这个问题了。我在体制内的时候,也没有把自己当作体制内的人,所以这个问题在我这儿印象很模糊,那我就说说创业这几年感触比较深的几点吧。

第一点是空杯心态。圣经上有一句话,“忘记过去、努力面前”,你过去是央视的调查记者,你有什么样的影响力,一切都要忘掉。如果你记得的话,这些东西就会成为你新的障碍。创业公司最终要拿业绩来说话的,你过去的东西对你没有帮助,甚至会有害。对我来讲,我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奇霖传媒走得长远,成为一家伟大而成功的企业。要成功并不容易,对创始人的要求是很高的。我希望我跟那些过于热闹的环境、过于热闹的人保持距离,我希望我能保持我的孤独,保持我的清醒和冷静。因为没有这些东西,我觉得我会失去我自己。

第二点是价值观和责任感。价值观不仅仅是价值观,更是方法论。如果价值观不对的话,这个人、这个企业一定会出问题。我拿了投资人将近2000万,这是钱,也是信任。如此慎重的一个事情,它非同小可,必须调动我们所有的敬畏心、意志力去做。必须有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我觉得是朴素的、简单的,甚至是笨拙的心态,安安静静、干干净净去做,不要投机取巧,不要走歪门邪道。

第三点是为自己而做。我在自由地、没带镣铐地跳舞。将来,奇霖传媒在制度设计、价值观设计上,我们希望能够让更多优秀的员工持股,让他们为自己而做,激发潜能、一起成长。

区块链真相:这个节目的预算有多少?

武卿:不超过150万,钱都花在了创作上,营销上没有太多预算。因为这个项目本身有独特的价值,不怕别人不知道这个事儿。

区块链真相:下一步准备做什么?

武卿:老老实实做媒体,做可信的媒体、不作假的媒体,做理性、公正、深度、优质的媒体。

评论(0 条评论)
游客

每日快讯

WechatIMG282jpeg

高端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