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长鹏:币安没有总部,我在哪儿那里就是总部

2018-09-26 10:45:27    来源:巴比特     作者:海伦

9月15日,币安宣布上线新加坡法币交易平台并开启内测,不同于马耳他乌干达新加坡是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因而币安此举也备受关注。

今年3月,币安将总部迁至马耳他;6月在乌干达开设法币交易所;同期宣布与泽西岛合作,计划开设法币交易所;近日又在新加坡落地法币交易所

image

币安全球化布局的版图日渐清晰,币安在这一过程中又何考量?各个国家的数字货币市场环境是怎样的?币安未来有哪些计划和打算?巴比特独家专访币安CEO赵长鹏,为大家一一揭秘。

巴比特:您在 CoinDesk共识大会上表示,希望明年此刻币安可以推出5-10家法币交易所,能否透露下还会在哪里开设?

赵长鹏马耳他泽西列支敦士登这三个地方目前比较确定,应该会推进法币交易所,其他几个目前还不能公开,会影响我们和当地监管部门的沟通,我希望之后每个大洲能有1-2个法币交易所。

我们观察这几个国家,发现有以下几个特点:

(1)包含了最不发达和最发达的国家:乌干达是联合国认证的全球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新加坡则是较为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也是国际金融中心之一。

(2)地理位置跨越了亚、非、欧:乌干达地处非洲,马耳他地处欧洲,新加坡地处亚洲泽西岛是英国王权属地而非英国本土的一部分。

(3)国家体制各不相同:乌干达是总统共和制、马耳他是议会制共和制,新加坡是议会制国家,泽西岛更特殊,元首是伊丽莎白二世,高度自治。

(4)从货币上来看也不同,也分别为乌干达先令、欧元、新加坡元、英镑。

巴比特:这些国家的数字货币环境有何异同?币安进行差异化布局是否有意而为之?出于什么考虑?

赵长鹏: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特色,对我们来说,就像做实验一样。有很多公司只盯着发达国家,当然这些地方利润会比较多。但是我们觉得这个事情对全世界都很有意义,是一个进步。所以我们希望在不同国家、不同环境中尝试。

目前来看,其实不发达国家的渴求度反而更高。比如非洲一些地方,有银行账号的人只有11%,他们就觉得是不是可以跳过银行,直接采用P2P的方式,银行只提供企业服务就好。可以看到,他们有很多很大胆的创新想法。虽然这些地方现在比较落后,但是他们追赶的速度也可以很快,因为有现成的模版可以去学习。

比如欧洲也很特别,这里国家的概念不是那么强,在欧盟里面,你开车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感受不到什么变化,没有栏杆,也没有收费站。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对跨境支付的接受程度就比较高。

所以我们希望都去尝试一下,看看究竟哪一个会发展的更快,还有互相之间有没有可以学习的地方。比如我们会跟非洲监管部门说,你看在欧洲我们是怎样的,他们可以借鉴。我们也会给欧洲一些建议,这样的话我们就能从更多维度去做这件事情。这个行业很早期,没有教科书告诉我们该怎么做,所以要尝试不同的组合。

巴比特:您刚刚所说的更多是经济环境的差异,那么政策环境呢?共和制、议会制等不同的政治体制,是否对市场的拓展也有影响?

赵长鹏:总的来说,每个国家的反应速度会不一样,有的国家需要议会投票决议会比较慢,而有的国家内部协调相对统一高效,速度会比较快。有些国家执政党和反对党两边都非常看好区块链的发展,所以他们就很欢迎我们。有些国家虽然只有一个党派,但是他们有时候内部也会有矛盾。

所以对我们来说,并不是特别在意政府结构是怎样的,我们比较在意政府是否欢迎我们,沟通和推动的速度当然越快越好。比如列支敦士登是国王制,但他们的国王非常前卫,也非常注重经济发展,这就很好。

巴比特:这几个国家的法币交易所是您亲自去交涉的吗?实操过程中需要做什么协调?有什么趣事吗?

赵长鹏:并非都是我推动的,有些是快谈妥了我再去,像泽西我到现在还没去过。

过程中有蛮多很有趣的事情,因为每个国家风俗不太一样,比如百慕大穿短裤的事情网上就流传得很广,我也觉得蛮好玩的。

再比如我第一次见乌干达总统的时候,他对数字货币的概念一点都不懂,但是他非常聪明,我跟他解释了大概四十多分钟,他就能够用自己的方法基本了解了,一个月之后,他就发出了对数字货币非常有利的意见。这里的推动速度也非常快。类似的还有很多趣事。

巴比特:总部马耳他和泽西岛的计划于今年6月宣布之后,似乎没看到新的进展,是否遇到了什么阻力?

赵长鹏:首先,其实我们并没有总部的概念,基本不会说总部在马耳他,我们对团队也是去中心化的结构。如果一定要说总部在哪里的话,那就是我在哪儿总部就在哪儿,跟着我到处跑。

其次,我们在马耳他并没有任何阻力。因为马耳他10月份会正式通过交易所的监管条款,我们是想等正式通过后,再大步启动。虽然我们跟政府有很多沟通,政府也公开欢迎我们,但我们不希望让他们不好做,目前为止,准备工作已经非常充足了,包括银行、支付渠道、合规、KYC等等,而且我们跟他们总统也有一个合作的慈善基金,然后跟马耳他的证券交易所也有两个不同合作,一个中心化的,一个去中心化的,这边的布局比较大,没有任何阻力,进展非常顺利。

巴比特:币安近期有什么可以公布的计划?

赵长鹏:除了法币交易所,还有去中心化交易所,这是4、5月份公布的,现在也有不错的进展,去中心化交易所计划今年底、明年初推出,我们不想把日期咬得太死,因为会有很多不确定性因素。另外,今天币安的慈善基金和联合国也密切举办了会议,进展也很不错。

巴比特:币安在慈善方面近期蛮活跃的,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给各个国家留下好的印象,促使它们为币安交易所的铺设提供更好的环境吗?

赵长鹏:其实是这样,我们是想用慈善推动整个行业,有两个层面的考虑。

一方面是我们认为过去的慈善,做得都不够透明,有统计说大部分捐款最后并没有到最终受益人那里,我们觉得区块链很容易解决慈善不透明的这个问题。

另一方面,我们也想用慈善推动区块链这个行业,我们既然要让慈善透明化,让每一笔捐款能够跟踪到最终受益人,那么最终受益人需要能够接受数字货币,这就代表慈善要教会他们怎么安装钱包?怎么收钱?收到的币是个什么东西?这里起到了教育跟推广的作用,是互赢的。

巴比特:币安近日开放了PAX充值,您也表示,受监管的稳定币相对于法币提供了更多自由,能否解释下币安为什么会这么做?稳定币在币安体系内能发挥什么作用?

赵长鹏:稳定币虽然不像数字货币那么自由,但我认为这个创新是蛮有意义的,特别是被监管的稳定币,它们的可信度比公司发行的要高一些,但相对来讲,它的限制也会多一些。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中间地带,让传统金融监管机构现在能够监管一个跟法币价值挂钩的稳定数字货币。如果这个模式能够跑通的话,对一部分希望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国家和地区会很有启发。究竟更好和更坏还有待观察,但至少是种新的模式。多了一个选择,我觉得还是蛮有意义的。

巴比特:现在大家普遍认为整个数字货币市场处于熊市,但是您近日表示数字货币市场未来几年会增1000倍,想问您的信心从何而来?

赵长鹏:熊市牛市是相对的,像这样的波动我在这个行业里已经经历五六次了,每次上涨之后总会回调,市场不断回调,才有支撑点。

比特币从最开始的几分涨到一元又跌回到几毛,后来涨到35元跌回2元,从2元涨到90跌回70元停了很久,又涨到一千块元回到200,又停了很久。

然后去年又涨到2万,如今跌到6000停留了一段时间,这是非常正常的。数字货币过去八年涨了200万倍,未来涨1000倍,我觉得很容易。

巴比特:除了数字货币价格的历史性波动趋势之外,支撑这个市场普及和扩张的核心驱动力是什么?

赵长鹏:对,我觉得不能光看价格浮动,你要看这个行业里的人数。一是行业从业者的人数现在应该比去年增了至少三四倍。你看各大交易所、各个项目,很少听到区块链公司在裁员,就是裁员也不是因为没有钱了。

整个行业工作人员在增长。二是行业用户也在增加,15年办会的时候,才几百个人,一年也就三四个会,现在每个礼拜三、四个会,每个会都是五六千人,人数增长很明显。

当然这里面围绕着一个很核心的东西,就是你要理解数字货币和区块链,这是一个创新的、真正有用处的技术,不会昙花一现,你要知道它的核心价值,所以行业人数在增加,价格长期来说也是长期增加的。

我觉得大家也不用担心,所有的熊市牛市都是短期的,长期来讲这个行业会持续发展,我们对这个行业非常有信心,我们就埋头做事,把自己的核心业务做好就可以了。我觉得其他行业里的项目也应该这么做,投资人也应该做长期价值的投资。

评论(0 条评论)
游客

每日快讯

WechatIMG282jpeg

高端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