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教父”肖风往事

2018-09-04 21:58:43    来源:石榴财经     作者:王丹阳 赵黎

1年前,57岁的肖风遇到了币圈最严监管令,央行严禁ICO

肖风手起刀落,将旗下交易所关闭,将已发行币清退。那一年,业内人士估算,肖风团队从ICO中获取的收益保守估计在30亿以上。

7年前,肖风离开博时基金选择了万向,彼时应该是博时基金和肖风本人最艰难的时候。一代公募基金枭雄留下诸多遗恨。

17年前,博时基金股票买卖中操作手法异常,证监会通报批评,责令整改。时任博时总经理的肖风被罚暂停其基金高级管理人员资格一年。

值此央行94禁令周年之际,我们回顾区块链币圈最牛大玩家肖风往事,是为时代记。

太阳底下无新事,相比A股坐庄时代的疯狂,区块链币圈玩法已经升级,在无监管、全球性和高科技掩护下,大胆操盘,在短期内迅速积累了巨大财富。

我们将陆续披露这些大玩家(庄家)的策略和手段以及布局,给历史留下印记。

01、古典基金沉浮

一年前,面对“区块链金融最严监管令”,肖风选择终止万向一切ICO项目。销声匿迹一段时间后,至今年七月,肖风重出江湖,评价区块链:“十年、二十年之后,区块链一定会出现5万亿美元的项目。”

肖风一直看好区块链,也从未退出这一风口。这与七年前离开博时基金截然不同。

在创建博时基金之前,肖风于1993年进入深圳市证券管理办公室工作,历任副处长、处长、证管办副主任。1992年到中国人民银行深圳经济特区分行就职,历任证券管理处科长、副处长。 

1998年4月起,肖风“弃官下海”,开始筹建博时基金。然而,世纪之交时,证券交易所行业乱象一如今日币圈,投机风气盛行,庄家操纵股价的现象屡见不鲜,源于“嘉实风波”的基金业丑闻受到了市场的广泛关注。

2001年3月,证监会发布对国内十大基金管理公司,也就是日后人们常常提起的“老十家”的检查报告。在报告中,证监会认为,博时基金股票买卖中操作手法异常,证监会通报批评,责令整改。对于时任博时总经理的肖风被罚暂停其基金高级管理人员资格一年。

这样的结果令人感到疑惑:祸起嘉实,然而却惩罚了博时。一部分人因此认为,肖风是做了替罪羊;也有人认为,苍蝇不叮无缝蛋,博时自身也有违法违规的操作。对此,肖风不予评价。

2002-2003年间,庄股崩盘、庄家倒台,中国资本市场的投资理念在公募基金行业的带领下发生了巨变。2002年9月,博时基金管理公司旗下首只开放式基金定名为“价值增长”,并重仓蓝筹股。

2003年,钢铁、汽车、石化、能源、银行“五朵金花”构成了蓝筹股的中坚,以嘉陵、长安为代表的汽车股一路上涨,博时赚的盆满钵满。据统计,博时价值增长基金在2003年净值增长率达到34.34%,在当时全部的70多只基金中名列第一。在肖风的带领下,博时基金在2004年底资产管理规模达到247亿元,并于2004年成为国内资产管理规模排名第一的基金公司。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2007年,上证出现了历史性的高点位“6124”,这是股民们为之狂欢的点位,也是整个基金行业爆发的一年,博时基金资产管理规模达到2215亿元的顶点。

到了2008年10月底,上证调整到足以令市场都在哭泣的1664点,而在2009年一度反弹到3478点。这些在A股有名的数字,在肖风看来,都能作为判断与2001年相似的大好机会来临。然而此一时彼一时,一方面,2008年4万亿的强刺激之后,市场上的流动性一下收紧许多;另一方面,2009年创业板才启动,不具备可比性,但是以苹果概念股为代表的新兴行业托起了中小板大涨,而以周期蓝筹为代表的主板应声下跌。

这一波,肖风铩羽而归,“蓝筹梦”破灭了。博时的资产管理规模和净利润不断下滑,截至到2011年上半年,博时基金资产管理规模为1113亿元,管理基金资产净值占市场比重下降到了4.72%,资产管理规模的排名也滑落至第五位。不幸的是,博时旗下基金份额持有者面对的是博时2010年全年业绩亏损86.27亿元的局面。

然而,此时博时内部发生股权变动,据当时报道,万向集团的鲁伟鼎对拿下博时基金志在必得,虽然最后未能成功,不过鲁伟鼎因此与肖风相识,并将后者引入万向。他迅速任命肖风担任一系列万向系公司重要职位,包括:万向控股副董事长兼执行董事、民生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万向信托有限公司董事长、民生通惠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通联支付网络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通联数据股份公司董事长及浙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在众多头衔中,如果单看肖风的老本行基金业务,把浙商基金,从资产净值规模5.21亿元,排名93家基金公司的第85位,带到管理规模为52.13亿元,旗下基金产品数也增加到11只。可谓大幅增长。

但是,比起同年的V神的身价,浙商基金的大幅度提升就显得小巫了。

我们从坊间的一些风声可以洞察到,肖风内心对于资本认知的巨大变化。

据说,他对天弘基金的余额宝感到非常震撼,当年他倾注那么多心血在博时基金上,整个产品线的全部规模也不过两千亿,而余额宝做到了7000多亿的规模。

触动太大了。之后大手笔的通过区块链撬动资本以及与V神的相识就似上天早有安排。

02、遇见V神

2015年10月17日,一场由在万向任职的肖风组织的关于区块链的非正式活动在上海红象餐厅举行,见者有份,免费报名。这场活动就是日后著名的“首届区块链全球峰会”,但当时,它还没有这样响亮的名号。第四届将在9月召开,门票已高达4500元。

以太坊创始人维塔利克·布特林是这次活动的演讲嘉宾之一,而以太坊项目也迅速被万向相中,在万向成立的“万向区块链实验室”中,维塔利克的身份是首席科学家。

据万向区块链公司官网

据知情人士称,肖风对互联网金融的关注至少在2013年就开始了,起初思路是P2P平台,然而肖风认为P2P存在众多问题,而比特币此时刚刚传入中国,他觉得这是个方向。

通过与V神的相识,肖风看到了技术的颠覆,嗅到了资本的力量。

比特币是一种点对点的价值交换系统,是一种去中心化的安全性很高的激励机制安排。去中心化意味着分布式存储和算力的提供,需要给予提供者激励。提供算力和存储的过程就是挖矿的过程(Power of Work)。这一想法解决了分布式数据库及算力问题和资金问题。

比特币让区块链技术浮出水面,也直接诞生了加密货币行情。比特币交易平台Mt.Gox(已破产)爆发“黑客事件”,加密数字货币的安全性受到了投资者们的质疑,比特币价格持续走低,急剧回落。

2012年11月28日,比特币的第一个四年产量减半时间点来临。2013年1月,因塞浦路斯债务危机,不少民众开始摒弃由银行监管的传统金融行业,加密数字货币受到青睐,在这一系列因素影响下,2013年4月10日比特币涨到了最高266美元。

然而,一周内,比特币最低跌至50美元,跌幅近80%。经历2013年4月暴跌后,经过1个月调整,比特币逐步恢复元气。2013年5月下旬,价格恢复到130美元。

在五年时间里,比特币的价值增长了近 100,000%,为早期“挖矿”者赚了一大笔钱,然而,由于比特币的Pow规则,运力就是分配权,专门为了挖矿的矿机上市,创造新比特币的过程需要惊人的能量消耗。万向即使入主“币圈”,也已经比最早一批人丧失了先手优势。与其在红海中厮杀,不如开辟一片新的天地,万向的目光投向了区块链2.0。

这时以太坊和V神横空出世。

如果说比特币是区块链技术的1.0应用,那么以太坊则是区块链的2.0应用。时至今日,以太坊市值已达到413亿美元,被评价为继比特币之后最有价值的区块链项目。

区块链的基本原理是密码学上的Shamir秘密共享。Shamir的秘密共享可以用来将任何数据分割成N个片段,可以选择K和N是什么。然后一个程序可以以分布式的方式对数据块进行评估,这样在计算结束时,每个人都有一段计算结果,但在计算过程中,任何一个人都不能知道计算的全貌。最后,将这些片段组合在一起,以揭示结果。

比特币使用的是最底层的区块链技术,从用途上看,仅仅是依托一条粗壮的主链发行了一种安全性更强的新型货币,而任何想要沿主链分支的侧链都无法直接生长,更无法发生联系,必须使用比特币,并最终汇入主链。另外,随着算力的提高,分散式的“矿工”在挖矿的过程中必将输给拥有矿机的一部分主导力量。这样的情况对去中心化的交易创造了障碍,因此一种新的区块链机制“以太坊”诞生了。

以太坊不是公司制制度,而是基金会制度,其存活依赖于外来资金流入。另外,以太坊的POW技术与比特币类似,完全靠价格炒作促进矿工挖矿,而用户买到ETH就可以使用,因此投机市场产生价格,左边是矿工,右边是用户。

同比特币不同,以太坊虽然有其用来交易的虚拟货币ETH,但允许甚至鼓励用户依托程序创立自己的虚拟货币,将交易媒介的角色与投机和股权工具的角色分开,不同币种的竞争将决定于用户更喜欢哪一种,另外加成侧链技术使以太坊中的联系不再是线状的,而是一个个节点形成的网。

(据以太坊官方网站)

03、五位一体的操盘策略:不是庄家,胜似庄家

在万向区块链实验室中,穿越和熟稔A股坐庄时代的肖风作为一把手,操盘方向区块链,V神则负责站台。具体投资项目则由投资人沈波负责。

沈波

沈波之前在银行、证券以及基金行业有着大量的经验、同时是比特股(BitShares)的创始人之一,它被设计成去中心化的全球支付系统和交易所,用DPOS(授权股权证明)算法代替了比特币的PoW(工作量证明)共识机制——也就是不用挖矿了,以解决比特币对算力资源的大量消耗。

2014年末,沈波看到了区块链投资中蕴含的巨大前景,于是找到了肖风,想一起在区块链行业中做点什么。

2015年,沈波、V神与肖风打算从投资的角度与区块链社区建立良好的关系,推动行业发展,之后便成立了万向区块链实验室、分布式资本。如今,分布式资本是中国最大的专业投资区块链领域的基金,由万向控股出资5000万美金发起,目前已在全球投资了40家公司。沈波与肖风、V神出任合伙人。

沈波为人低调,走在前台的宣发和概念策略交由币圈著名网红“暴走恭亲王”龚鸣代劳。

龚鸣

龚鸣一直被认为是一个高智商且富有闯劲的优秀创业者。他在微博认证上这样介绍自己:热爱数学、电影和绘画,致力于推动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技术的发展,著有《数字资产》、《区块链-新经济蓝图》等作品。

初中时,龚鸣便就读华师大二附中天才实验班,又有着上海大学数学系的学业背景和金融领域的从业背景。他创建的“动听中国”(一个听书网站)曾有着极高的流量。然而,由于网站上被查出色情内容,以制作、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龚鸣被判3年6个月刑期,后减刑至一年。

2013年8月19日,他翻译第一篇比特币相关新闻《从Lavabit和Silent Circle到Bitcoin》,其后撰写自媒体“区块链铅笔”,观点相当新颖,甚至有些激进。吸引了大量的拥趸,成为币圈“网红”,奠定了自己在区块链的地位。而在翻译第一篇白皮书《比特股(BitShares)白皮书》时,他获得了沈波的帮助。

2015年10月17日V神前来上海,大约正是这一个月的时间里,肖风、V神、沈波和恭鸣对区块链信心满满的人完成了集合。2015年11月6日,龚鸣发表第一篇区块链相关《桑坦德创新风投启动区块链技术竞赛》,以媒体的身份来给万向区块链项目操盘。

04、央行九四禁令,如何清盘,如何再起

随着进一步发展,很多操盘都是在龚鸣手里进行的,2017年,万向区块链股份有限公司成立。3月,龚鸣又做了一个ICO交易所——ICOAGE。被关闭之前,它是国内最大的ICO平台之一。

CYBEX白皮书中提到ICOAGE的相关讯息

2017年5月,肖风举办了万向区块链大赛、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蚂蚁区块链平台技术负责人徐义吉、深圳前海微众银行基础科技产品部副总经理卢道和、万达网络科技先进技术研究中心副总经理季宙栋、钜真金融创始人孙立林等众多国内区块链领域的嘉宾和代表性企业。

肖风推销区块链演讲照片

在当时,肖风一呼百应,诸侯纷纷投奔,聚集于其麾下。因为他的项目有着大部分人难以匹敌的资本实力,所以它最早期就以创业实验室为核心,之后分布式资本优选其中的项目进行投入。由于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往往整体投资数目不大,但是占的份额不小。

截止2017年8月,沈波投资的ICO项目至少有5个,主要分布在预测市场、分布式存储、内容分发、交易所等几个领域里,这几个领域市场上足够大,相比国外相通领域也有比较成熟的对标项目。

它们分别是:基于石墨烯区块链的分布式交易系统平台CYBEX;基于以太坊的移动社交市场预测平台Delphy;基于以太坊的原创内容发布、推荐和交易生态圈Primas;旨在打造区块链时代的阿里云的分布式存储网络Genaro;全球第一个基于真实数据源的区块链开源协议的SCRY.INFO)

可以看出,肖风在区块链上可谓雄心勃勃。

白皮书中,CYBEX聚焦交易所,而Delphy掌握了市场预测,相当于可以直接判断什么项目更加有前景;Primas则是直接把握区块链的交易核心命脉,发布、推荐直接关系到一个项目的曝光量和信用度。

此外,Genaro更加针对外国用户,白皮书也没有中文版本,而SCRY.INFO则更像从中国的“双马”手中抢夺信息源,一时间看起来前景广阔。

CYBEX的投资公司与核心团队:注意比特股(Bitshares)正是沈波的公司

Delphy的理事会名单

然而,2017年9月4日央行发布公告: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ICO)应当立即停止。同币安、火币等不同,肖风、沈波等人更偏保守与谨慎,在九四禁止的时候,龚鸣第一时间作出反应。将能退的币全部退出去,流言传说当时币圈还有不少老韭菜不愿退币,即使龚鸣说国家规定,他们也坚持非常看好项目的前景。

ICOAGE退币名单

对此,龚鸣强硬地表示,必须退币,前期支付的BTC原路退回。所谓退币就是让每个虚拟币退市,通俗说就是让所有玩家把自己发出去的东西全部收回来。

熟悉恭鸣的业内人士表示,他(龚鸣)实在不想二进宫。该知情人士透露,至今,龚鸣依然远走日本和海外,等国内情形稳定后再考虑回国。

05、币圈幽灵还在否

尘埃落定之后,肖风的这几位肱股伙伴逐渐从币圈慢慢隐退。肖风在2001年被处罚过,龚鸣同样也有过进宫的经历,所有人由于已经赚到大量的钱,全部变得保守。另外,衰落与币圈本身的特点也息息相关。在币圈,哪怕再大的大佬,一旦隐退几个月之后,就像明星过气,对币圈新人的号召力已经大不如前。

然而,尽管肖风名下的交易所和ICO关闭了,它们的幽灵却仍然在币圈游荡。肖风开创了区块链币圈操盘玩法,如今所有的区块链庄家运作,都有着这种玩法的影子。

区块链币圈王者离开后,诸侯纷纷效仿其行为,又形成许多大大小小的势力。如同当年肖风操盘,有自己的媒体,自己的投资公司。利用媒体造势,由币圈中人进行基本操盘,而资本在其后进行运作,在优势项目中以少量代价换取最大的份额,或者等待发币后割一波韭菜。

然而,回顾肖风对区块链的操盘,会发现仍旧持有的是基金投资时的思路。这样的缺陷其实十分明显:但凡面临监管政策的调控,整个行业陷入周期性调整的阶段时,大船总是最难掉头的。

如今,区块链币圈厮杀进入下半场。全球性区块链项目投资依旧是肖风最爱。

2016年8月,肖风主导投资了一家名为钜真金融的公司,创始人是孙立林,这笔投资创下区块链领域单笔最大金额——1.5亿,2017年钜真金融更名为矩阵元。2018年7月,孙立林又有了一个新身份——PlatON创始人,这个项目则由肖风亲自挂帅。值得注意的是,矩阵元的CSO正是肖风的女儿。

评论(0 条评论)
游客

每日快讯

WechatIMG282jpeg

高端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