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SEC“砍掉”IPO承销商,纽交所也玩起了IEO?

2019-12-03 16:45:17    来源:星球日报 分享     作者: 王也

“这不是币圈的 IEO 吗?”

美东时间 11 月 26 日,纽约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纽交所”)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SEC )提交了一份申请文件,建议修改关于直接上市的相关规定。

直接上市( Direct Public Offering,简称 DPO )是指企业可以不经过投行等承销商,绕开路演在交易所上市。此前 2018 年 2 月初,美国 SEC 批准了纽交所 2017 年 3 月提交的修改上市流程的提案。

于 2018 年和 2019 年,全球最大流媒体音乐服务商 Spotify 和办公应用开发公司 Slack 分别以该方式挂牌纽交所。2019 年,从搜房网分拆的中指控股( China Index Holdings )也以直接上市的方式于达斯达克上市。

image

不过,DPO 可以节省上市成本,却不能发行新股,只能买卖老股,意味着企业无法募集新资金。纽交所这次的申请就是希望改变相关规定,允许直接上市的企业同时发新股集资,使募资成本较首次公开募股( IPO )为低。同时,纽交所也建议,用该方式发行的新股,市值不得低于 2.5 亿美元,以提供市场适当的交易流动性。纽交所此举主要是为了以低成本激励企业上市。

这消息一出,直接上市的规定引发了币圈人士讨论。Odaily星球日报就留意到有一些币圈人士在微信朋友圈转发并调侃道,文件中提到的 DPO 和币圈的 IEO( Initial Exchange Offering:首次交易所发行)的模式如出一辙,都没有第三方的介入,直接上交易所进行交易。

流动性为王,以“IEO”吸引企业IPO

DPO 绕过了 IPO 所需的承销商,允许企业员工、内部人士和投资者直接向市场出售他们持有的现有股份,而不会发售新股,不存在新股稀释股权的问题,内部人士也没有锁定期等出售股份的限制,机构和个人投资者可以平等购买股票。在传统 IPO 中,纽交所和纳斯达克要求原始股东锁定 6 个月。

和 IEO 一样,DPO 的目的不是为了筹钱。对于想要通过 DPO 上市的公司来说,他们更加想要获得的是股票的高流动性。

一般公司要上市有两大目的, 一个是筹措资金发展,另外一个就是获得流动性,后者包括前期投资人退出等其他不一的目标。

DPO 都是老股买卖,也就没有筹措资金这一说。其最大的目的就是 float the company(把公司浮起来)。DPO最重要的就是流动性,交易量就是“水”,一旦没人买卖等于没人认可,公司也就是一个空壳,最后也就丧失了DPO 的根本意义。

与之相较,IEO 的根本也是要解决 Token 的流通问题。不同的是,币安首创的 IEO 更像是传统金融市场的打新股,项目方在正式上交易所之前,要拿出早期投资者的一部分额度低价让利给参与者,一次吸引更多散户投资者来交易所进行交易,提高 Token 的流动性。

如果本次纽交所的申请被批准,则新股发行也绕过承销商,那就真的是纽交所也玩起了 IEO。

“流动性为王,只要能来交易,都是好孩子。”曾有业内人士如是评价 DPO。在IPO寒冬之下,纽交所也开展浑身解数吸引企业 IPO。

据 36氪报道,2000 年之后,美国科技企业的 IPO 低迷,宁愿选私募融资也不愿上市。2017 年美国证券资本市场( Equity capital markets,ECM )收入 73 亿美元,仅占到 2000 年的 43%。数据显示,美国第三季 IPO数量较第二季减少逾三分之一。

“拿风险敞口换来的成本下降”

“如果说 IPO 就像一场婚礼,那么直接上市就像是私奔。”《财富》杂志的艾琳·格里菲斯曾如此评价 DPO。

业内人士将这种没有承销商的直接上市的模式戏称为:“没有中间商赚差价”。过去,企业要想进行 IPO 往往需要邀请投行作为承销商,还需砸下重金帮其做上市前的准备工作。

对于企业而言,砍掉承销商意味着上市的成本大大降低,这是 DPO 最大的优势。但 OKEx投资分析总监 K爷认为,“中间商不仅仅只是赚差价,也起到了漏斗作用。”

原来,IPO 承销商除了提供流程服务外,还有帮企业背书、宣传、与投资者沟通等作用。相当于帮企业把股份卖出去,对于在美国资本市场没有知名度的公司,也提供了一定程度的流动性与价格托底作用。

K爷并不觉得 DPO 是进步,很可能是退步,DPO 去掉了承销商,很可能出现流动性风险和估值风险,“这是拿风险敞口换来的成本下降。”

一旦企业的上市预期过高,上市后极有可能遇到无投资者接盘、股价剧烈波动的情况,这也是 DPO 目前为止面临的最大的争议之处。

由于没发新股而缺乏流动股,使得股票刚上市的撮合家高于市场合理价,另外缺乏专业承销商路演与询价,DPO 上市第一天完全靠交易所自己撮合所有买卖单,股票价格的波动也可能大一些。

目前的 IEO,被一些交易所发展成了“开盘十倍”的跑得快游戏,币价暴涨暴跌得太快,不少散户投资者来不及跑,成了高位接盘的“接盘侠”,后来持续被套。要求部分私募投资者锁仓的 IEO 尚且如此,目前没有锁定期的DPO,会否更甚?

DPO靠企业为自己代言,IEO则靠交易平台背书

DPO与IEO看似相近,但内在逻辑并不同。

名气不大的币区块链项目,乐于用 IEO 为自己背书;DPO 则可能是知名独角兽才敢选。

考虑自身直接上市的公司,一般需要公司的名声够大,现金足够充足,可以不用路演广告付钱给投行承销,要是一点名气都没有,没路演没承销商帮企业托盘,可能就一上市股价就跌到地心了。

目前美股这边只有两家公司以 DPO 的方式上市,一家是 Spotify Technology SA 线上音乐公司,另外一家是最近上市的 Slack Technologies Inc 协同工作 SaaS 的公司。

以最近刚刚通过 DPO上市的 Slack 为例。在过去三年中,Slack 年收入从 2017 财年的 1.1 亿美元增长到 2018年的 2.3 亿美元,到 2019 年的 4 亿美元,年增长率分别为 110% 及 82%,复合年增长率为 95%;归属于普通股东的净亏损分别为 1.47 亿美元、1.4 亿美元、1.4 亿美元。

尽管利润为负,但是亏损幅度不大,且从不缺资本市场支持。此外,Slack 在市场上的名声也足够大,

2009 年开始,Slack 经历过 10 轮融资,共融 12 亿美元,在早期就已经获得 Andreessen Horowitz 和 Accel Partners 等世界的老牌巨头 VC 的支持,Andreessen Horowitz 是全球最大的技术型风险投资公司之一,与市值都超过了 1 万亿美元的两家公司——日本的 SoftBank(软银)和旧金山的 Sequoia Capital 处于同一级别。顶级风投 Accel Partners 是 Facebook和Dropbox 的早期投资者。

以上这些因素都为 Slack 通过 DPO 上市奠定了基础。作为全球最大流媒体音乐服务商的 Spotify,在美国也是家喻户晓。目前两家企业的股价都并未超过上市当日。

建议SEC“砍掉”IPO承销商,纽交所也玩起了IEO?

建议SEC“砍掉”IPO承销商,纽交所也玩起了IEO?

而 IEO 则是靠交易平台为资产背书,一般选择进行 IEO 的区块链项目方都是一些很早期的项目,天王级项目没有进行 IEO 的必要。

区块链和加密货币行业还处于一个非常早期的发展阶段,目前跑出来的独角兽项目屈指可数,对于这些天王级项目,交易所们一般免费给他们上币,也通过这些天王级项目给自己带来流量。

至于那些发展还处于相对早期的项目,自己的 Token 未有价值,也没什么流动性,只能靠交易所的名气给自己做背书,来吸引投资者来交易。但这种方式获得的 Token 流动性只是短暂的,如果项目方自己不作为,不去做技术开发和场景落地来增加 Token 价值,最终还是逃不过沦为“空气币”的命运。

尽管说 DPO 与 IEO 相近不乏调侃的成分,但综上所言,我们能够感觉到,相通的是,在资本泡沫破裂、募资困难,上市前举步维艰,上市后破发频频的环境下,大家都在探索前路。

   关键词: 纽交所 SEC IPO IEO

牛熊启示录

每日快讯

WechatIMG5576

高端访谈